“世子他吐血昏迷了?之前不是很好嗎,怎么會那么突然?再說了世子他本身就是神醫,怎么能那么輕易地病倒?”

    這小丫鬟的急切擔憂演得太過真摯,眼淚要掉不掉,渾身發抖,簡直比老娘死了還要緊張痛苦,許沐晴反而懷疑起了她說的這些話的真實性來。

    難道定國公府里的這些丫鬟覺得她書念得少不懂事嗎,還是覺得她是不諳世事的嬌憨天真的少女,這么輕易地就上當了。

    “奴婢也不知道啊,現在府里沒有大夫,奴婢害怕耽誤了世子的病情,所以斗膽過來請皇后娘娘過去了。”

    明艷漂亮的丫鬟仰著臉,梨花帶雨般的惹人憐愛。

    劉詩桐眼睛里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她扯了扯許沐晴的衣袖小聲地說道,“皇后娘娘,蘇神醫吐血昏迷,肯定是情況很嚴重,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你的師兄,你還是快些過去吧。”

    定國公府里,肯定有人想要借著這次的機會算計沐晴姐姐,不然就將計就計好了。

    在小丫鬟不注意的時候,劉詩桐沖著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答應下來。

    許沐晴定定地看了報信的丫鬟好一會,看得后者控制不住地慌亂了起來,眼神閃躲,她愈加覺得這里面肯定有古怪,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里面。

    “既然這樣,那就請這位姑娘帶路吧。但愿世子身體沒有大礙。”

    穿著淺粉色衣裙的丫鬟不動聲色地松了一口氣,咬著唇小聲地說道,“請皇后娘娘隨奴婢來。”

    她在前面帶路,劉詩桐和許沐晴跟在她后面不遠處慢慢地走著。

    過了一會兒,劉詩桐附在許沐晴的耳邊,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沐晴姐姐,等會我們把身上的衣服換過來,我假扮你,你假扮我,我們要看看,定國公府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許沐晴心里感動極了,她摸了摸劉詩桐的腦袋,“你怎么那么體貼善解人意,我要是男人都忍不住愛上你了。”

    怪不得蕭霖燁對這個小師妹那么的疼愛,劉詩桐真的是個明媚又善良,有著最干凈品質的姑娘。

    劉詩桐在她的面前認真地說道,“因為你是師兄最愛的妻子,師兄以前過得那么艱難,好不容易得了一時半會的幸福,我當然要行辦法守護住。”

    許沐晴想了想,“不管他們有怎樣的陰謀詭計甩過來,我都不會讓你有事的,詩桐,謝謝你替我解圍。”

    走了大約兩柱香的時間,粉色衣服的丫鬟將她帶到了一座幽靜的院落里,紅墻白瓦看起來很干凈,然而房間里卻有丫鬟擔憂的哭喊聲。

    “世子,你到底怎么了嘛,快點睜開眼睛啊,你別嚇奴婢了。”

    “皇后娘娘,世子就在里面,他身邊有玉嬌和玉眉兩個丫鬟伺候著,有什么需要的藥材或者是準備的東西,你只管跟那兩個丫鬟說,奴婢先走了。”

    粉色衣服的丫鬟離開以后,劉詩桐和許沐晴交換了個眼色,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想辦法來到了一間空置地廂房進去,換掉了身上的衣服和首飾,再走了出來。

    劉詩桐的臉上有著凜冽的殺氣,“我倒是看誰敢算計你,我跟他們沒完。沐晴姐姐,讓白薇把斗笠給我戴上,我帶白薇和茱萸進去就好了。你帶著我的丫鬟在這里等著,一會再殺進去,明白了嗎?”

    她是真的不愿意看到師兄和相愛的妻子被人潑臟水,被人戳脊梁骨,在背后指指點點,這一次的障礙,就讓她來助沐晴姐姐一臂之力吧。

    她又看向自己兩個伸手很不錯的丫鬟,嚴厲地說道,“在這段短暫的時間里,你們就是皇后的丫鬟,必須遵從皇后的命令,敢違抗皇后的命令回去之后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寧國侯府的兩個丫鬟哪里敢不答應,自然而然地就應下來了。

    “詩桐,這些銀針你拿著防身,要是那些人傷害到你,對你有危險,你就用銀針刺襲擊你的那些人的手臂,短時間之內他們就會動彈不得,不會讓你有閃失。”

    許沐晴不放心地拿出了幾根比較粗的銀針,遞到了劉詩桐的手里,“你藏在腰帶里就行了,還有這些粉末,都是能讓人疼得滿地找牙的毒藥,是在沒有退路了,就用這些毒藥。”

    劉詩桐也不客氣,將銀針藏好了,然后又想辦法將毒藥藏在衣袖里,戴著斗笠,讓白薇和茱萸跟她一起朝著那間房間走去。

    “一會你們不要那么厲害,將計就計,只要不威脅到你們的性命安全,你們就靜觀其變,我倒要看看那些人想要做什么。”她壓低聲音吩咐道。

    兩個丫鬟自然回應了她的話,低眉順目地說道,“是。”

    到了門口,戴著斗笠,穿著許沐晴衣服的劉詩桐敲了敲門,聲音急切又充滿了擔憂,她學著許沐晴的聲調說道,“來人啊,開門啊。”

    很快房間門被打開了,玉嬌和玉眉兩個丫鬟眼睛通紅地從里面走了出來,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皇后娘娘,世子他現在看起來真的很不好,臉色鐵青,很是嚇人,請你想辦法讓他醒過來吧。”

    “本宮先看看世子他的情況如何。”

    劉詩桐的聲音聽起來冷靜了一些,她帶著白薇和茱萸兩個丫鬟走進去的時候,果然看見蘇慕景臉色烏青,嘴角還有暗紅色的鮮血流了出來,他的額頭上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水,屋里還燃燒著很清淡的熏香。

    “世子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床單和衣服上有那么多的血跡,味道還那么臭,你們愣著做什么,快點去找一套干凈的衣服過來,再打兩盆熱水過來給世子擦洗干凈啊。”

    玉嬌和玉眉走了出去,還不忘體貼地關上了房門。

    就在她們離開沒多久,一直藏在房間隱秘處的兩個身手很敏捷的男人闖了出來,干脆利落的手刀直接劈在了白薇和茱萸的后腦勺上,兩個丫鬟身體一軟,重重地昏迷了過去。

    “你們是誰,在做什么?”

    劉詩桐的聲音充滿了驚恐和害怕,雖然極力地鎮定,然而她的身體輕輕地顫抖著,怎么都掩飾不住驚恐和害怕。

    就在這時候,她的手被原本昏迷不醒,臉色烏青的蘇慕景拽住了手腕,將她整個人往懷里拽,緊緊地摟住她。

    與此同時,白薇和茱萸已經被那兩個潛伏在房間里的黑衣人拖著從窗戶給抬了出去,直接扔到了定國公府的竹林里去了。

    屬于蘇慕景溫潤又極力隱忍著痛苦的聲音響了起來,“師妹,我真的好愛你,你為什么要那么狠心,既然我們春宵一度,有個這個孩子,你還要跟在皇上的身邊。

    難道我們多年的感情都比不上權勢和地位重要嗎?

    你讓我的孩子以后叫別人爹,這簡直就是在凌遲我的心你明白嗎?”

    劉詩桐只覺得心里一陣陣的惡心,她不敢發出太多的聲音,不停地掙扎著,拿出了銀針發狠地朝著蘇慕景的身上刺過去。

    沒有防備的蘇慕景立刻就被她淬了麻藥的銀針扎了,動彈不得。

    他臉上流露出不可置信和痛苦,之前溫潤如玉的樣子哪里存在,只剩下滿眼的深情和不舍,他貪戀地望著帶著厚重的白色斗笠的男人,眼睛都濕潤了。

    “你現在連見都不愿意見我了嗎?明明我們之前在一起學醫的時候感情那么好,你說很愛我,非我不嫁的。

    你總是說有很多的理由,說定國公府里太烏煙瘴氣,你不想要讓孩子生活在這樣的地方,你說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榮華富貴的生活,我不爭氣,連科考都不愿意參加,以后的日子會很難,可能就連世子之位也會被搶走。

    所以明明我們相愛,你還是要賭一把,說你要引得皇上的注意,你想要嫁給皇上做皇后,給我們的孩子最好的一切。

    可是明明你心里對皇上嫌惡至極,你說他是個病秧子,根本給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你又后悔嫁給皇上了,雖然享受著眾人的朝拜,得到太后和皇上的信任和寵愛,但你過得不幸福。

    你又回來找我了。師妹,我不想讓你再回到皇上的身邊去,不然你做假死藥好不好,從皇宮里里詐死脫身,我們再找個地方生活,等到我科舉有了功名以后再上奏折給皇上外放。

    到時候我們找個富庶又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地生活,我們的孩子不一定非要多顯赫的權勢,我們恩愛甜蜜,兒女繞膝,幸福美滿就好了。”

    劉詩桐聽到蘇慕景說這番話的時候,她只覺得胃里一陣陣翻涌著,連隔夜飯都快要吐出來了。

    若不是她現在戴著厚重的斗笠,她真想給蘇慕景幾個響亮的耳光,直接把他的臉給打腫成豬頭,看他還敢這樣算計沐晴姐姐。

    虧得她之前還以為蘇慕景是那種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呢,沒想到這個男人和張明熙一樣,都是那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渣滓,沐晴姐姐被這樣的男人盯上才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呢。

    她一直不說話,然而雙手卻緊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暴漲著,她的眼睛透過厚重的白布,看向蘇慕景,下一刻她氣得直接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朝著蘇慕景的身上扔過去。

    蘇慕景動彈不得,額頭上被砸得都流出了暗紅色的鮮血來,劇烈的疼痛感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俊美的臉皺在一起,顯得猙獰而恐怖,看她的眼神更是幽怨又不舍,愛而不得的隱忍又甘心表現得淋漓盡致。

    “晴兒,你后悔跟我好上了是不是?你后悔跟我有夫妻之實了,不想給我生孩子了是不是?你想要在這里一包毒藥殺了我滅口,好讓你肚子里的秘密永遠藏得好好的,是不是?

    可是我也后悔,為什么當初你一皺眉,眼淚一掉,我就心軟了,不想讓你傷心難過一切都依了你了。”

    劉詩桐真想把蘇慕景罵得狗血淋頭,沐晴姐姐沒看上他才是眼神真的好,瞎了眼的女人才會愛上蘇慕景這種混蛋。

    要不是她還在等著接下來外面究竟有誰闖進來,她現在都已經拿過一根木棍直接將蘇慕景給打斷腿了。

    蘇慕景難過地看著她,“你是不是恨死我了,覺得是我拖累了你的未來?可是我一點都不后悔,這輩子我最愛的女人是你,也只想讓你做我的妻子,我不想再把你推到皇上的身邊去了。

    他是梁國尊貴的皇上,想要怎樣的女人沒有,何必非要跟我搶你。而我就只有你,每次想到你和皇上感情那么好,鶼鰈情深,我的心就跟被刺扎了一樣,疼得鮮血淋漓。

    晴兒,你別再愛權勢和皇后之位了好不好,我也能給你優渥的生活,也能讓你過得順遂自在,雖然沒有被萬人朝拜,但是我絕對不會不會讓你受苦的。”

    他說著,又面露痛苦,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出來,看起來赫然恐怖。

    “我愛你深入骨髓,為了見你一面,我寧愿自己服下毒藥讓你來給我診治,你也回應我的愛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再和皇上一起爭你了,明明你心里愛的也是我,不然你也不會冒著被殺頭,被誅九族的危險,在成親以后還和我有肌膚之親。

    你回到我的身邊來好不好,讓我們共同撫養孩子,別再讓他喊別人爹了,這比殺了我還要讓我難受。”

    蘇慕景說完這番話,門忽然被人從外面踹開了,定國公蘇翎最寵愛的庶子蘇慕涼,帶著一群身份顯赫的大臣站在門口,有盛國公杜元,有穆安候張之棟,還有敏國公周方圓,自然還少不了丞相府的張明熙,還有永昌候府的世子鄭通。

    眾人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置信,又帶著憤怒和幸災樂禍,他們眼睛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看來皇后果然和蘇慕景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他們終于抓到實錘了,這下看皇上要怎么保住許沐晴。

    這下皇后鬧出這么大的丑聞,哪怕她有著顯赫的娘家,有太后和皇上護著也沒關系,現在蘇慕景都親口承認了和許沐晴有染,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皇上的,而是蘇慕景的,那么多的證人,就算想要抵賴也不行。

    蘇慕涼滿臉的不可置信,氣得心口一起一伏的,指著蘇慕景,滿臉失望又帶著驚恐和擔憂,“大哥你怎么那么糊涂,怎么能做出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來,你是想要害死全家嗎?”

    “真是造孽啊,我們定國公府怎么出了你這樣的人,你竟然敢欺負皇后娘娘,欺騙皇上,還試圖混淆皇室血脈,你到底還想不想活了?”

    蘇慕景在門被人從外面踹開的時候,臉上的深情轉化成了錯愕和不可置信,他氣得眼底瞬間有滔天的怒火涌了上來,恨不得將聽到他秘密的所有人都送進地獄里去。

    “蘇慕涼,你竟然這樣算計我,你就那么想讓我去死,好讓世子之位落到你的手里是不是?你真是卑鄙無恥,為了達到目的真的是不擇手段了,我們定國公府怎么會有你這種心機深沉,連手足都要陷害的男人,你憑什么要做這樣的事情?”

    被他罵被他恨的蘇慕涼臉上的傷痛和失望是那么的明顯,咬牙切齒地說道,“誰有那樣的心情去陷害你。

    我之前和爹還有諸位大人在一起商量著怎么被出征梁國北境的威遠將軍多弄點銀子和糧草的事情,府里的丫鬟說你忽然吐血昏迷病倒了,爹放心不下,想過來看你,這些大人也想要過來探望你的病情。

    誰曾想到,我們來到你這里,沒有看到你病得很嚴重不省人事,反而聽到了你和皇后之間的茍且之事,你真是糊涂啊,是想要害死全家人嗎?”

    盛國功,敏國公,穆安候,永昌候世子等人都忍不住搖了搖頭,臉上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來,甚至還有些人當著“皇后”的面,直接說得很尖銳,毫不客氣。

    “皇后娘娘,你既然身為一國之母,怎么能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來呢?你竟然還敢混淆皇室血脈,欺瞞皇上,你究竟是個居心?”

    “真是太傷風敗俗,也太令人發指了,怎么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她這是將皇上至于何地,將太后置于何地?整個皇室的人被她耍得團團轉,就這樣,她自己水性楊花,在背后亂來,卻善妒地控制著皇上,不讓皇上納妃。”

    “皇上這一次真的看走眼了,怎么能讓這樣的女人做皇后呢,恐怕再過幾年她站穩了腳跟,整個梁國都落在她的手里了。

    不行,這次的事情我們不能視而不見,必須上奏折給皇上,告訴皇上事情的真相。

    皇后娘娘,你做出了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就休怪臣等對你無情,請你理解。”

    劉詩桐隔著斗笠看著這些勛貴世家,兩朝元老甚至是三朝元老的大臣,真想將一盆狗血兜頭地澆到這些人的臉上去,這丑陋又貪婪的嘴臉可真難看啊。

    這么一大幫人過來不是興師問罪,還說是擔心蘇慕景的病情來探病的,騙誰呢,當她是沒有腦子的傻子嗎?

    就在她想要爆發的時候,許沐晴很冷靜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本宮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本宮竟然和別的男人暗通款曲,就連孩子都有了,怎么,諸位大人是覺得本宮看起來性子綿軟很好欺負嗎?什么臟水臭水都往本宮的身上潑有意思嗎?”

    許沐晴帶著劉詩桐的丫鬟,從外面悠然地走了進來,不管是頭發還是衣服都很整齊,連一根頭發絲都沒有亂。

    蘇慕涼還有盛國公,敏國公等人臉色直接就變了,之前有多囂張多鄙夷嫌棄,現在他們就有多心虛和害怕。

    “皇后娘娘,你怎么在外面?你不是在世子的房間里和他說了一大堆見不得光的陰私的事情嗎?”說話的是盛國公杜元,他這時候頭皮發麻,就像是有一股寒意從他的腳底涌上來,順著血液流遍了全身,有一種當頭棒喝和大難臨頭的感覺。

    劉詩桐這時候摘下了頭上的斗笠,露出了她真正的容顏出來,她臉上諷刺的笑容是那么的顯而易見,“很抱歉,在房間里的人是我,和皇后娘娘沒有半點關系,你們怨怪錯人了。”

    她扯著唇冷笑一聲,“本小姐和皇后在外面的時候都是戴著斗笠的,諸位大人沒有認出來皇后和本小姐,真是讓你們失望了。”

    蘇慕景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他之前那雙溫潤如玉的眸子里迸射出強烈的不可置信和驚恐來,怎么會這樣?

    他剛才說了那么多話,聲情并茂的告白,卻是告別錯了人嗎?

    盛國公簡直氣得不行,直勾勾地瞪著許沐晴,“皇后娘娘真是玩得一手很好的掉包計啊,將臣等耍得團團轉有意思嗎?”

    這個女人真是太狡猾了,他們竟然中計了還不自知。

    許沐晴慢悠悠地說道,“本宮閑得沒事干嗎,為什么要耍你們?本宮聽說了世子忽然吐血昏迷,想過來給世子診斷一下,看世子究竟怎么了。沒想到看到世子竟然對詩桐說了這一大堆無中生有,莫名其妙的話。

    這位世子,你究竟收了別人多少銀子,竟然敢污蔑本宮那么多,就不害怕有命掙錢卻沒命花嗎?你膽子真是夠大的啊。”

    永昌候世子鄭通等人反應過來,再次興師問罪起來,“皇后娘娘,你休想轉移重點和話題。就算皇后和劉小姐互換了衣裳,你們這一刻并沒有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但世子剛才說的話并不是假的,掩蓋不了你和別的男人暗通款曲,珠胎暗結的事實。”

    劉詩桐氣得直接將白色的斗笠扔在了地上,對著鄭通噼里啪啦地就開始發難了,“放你的臭屁!鄭通你是早上沒漱口嗎,嘴怎么那么臭氣熏天,胡亂噴人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皇后和世子之間有不清不楚的關系了?

    你沒看到是蘇慕景他包藏禍心,血口噴人嗎?皇后她想要和蘇慕景好上用得著等到嫁給皇上以后嗎?

    我看是你們這些沒本事的男人掙不到功名,又沒有真才實干的本事,才總是想著把家里的女兒和妹妹塞進后宮里,想要賣家里的女孩求榮,所以才會看皇后不順眼,設計這么卑鄙的陷阱來害人!”

    鄭通被劉詩桐罵得狗血淋頭,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然而心底卻有一股怒火涌了上來。

    他們是勛貴世家,他們家的女孩進宮做妃子不是很正常,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嗎?什么叫做賣女求榮?

    “劉小姐,你怎么能說這樣的話呢,我們想要讓家里適齡的女孩子選秀進宮為妃不假,但是皇后和定國公世子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也是真實存在的,又不是我們逼著她和男人有牽扯的。

    倒是我很好奇,皇后究竟給劉小姐你灌了什么迷魂湯,讓你竟然對皇后言聽計從,要知道,原本和皇上有婚約的人是你啊,你對皇后非但沒有絲毫的怨恨,反而幫著她,這中間究竟有著怎樣的蹊蹺?”

    劉詩桐脊梁挺得直直的,很是牙尖嘴利,氣勢逼人,“我和皇上曾經是有過婚約,但是我自覺不是當皇后的料,所以想辦法解除了婚約,有錯嗎?皇后她是最適合皇上的人,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很高興,怎么著,難道你有意見嗎?”

    鄭通看她胡攪蠻纏,很不好惹的樣子,對她也是怕了,忍不住搖了搖頭,“你的事情我們不關心,但是皇后和定國公世子有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也不是劉小姐三言兩語就能夠否認掉的。”

    盛國公,敏國公,穆安候和永昌候府世子,這一刻看許沐晴,就已經像是在看被廢掉的皇后一樣,眼神鄙夷又輕蔑,就好像許沐晴已經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皇后娘娘,得罪了。今天微臣所見到的事情,必定會上奏折給皇上和太后,并且在群臣百官的面前說出來,請求皇上廢后。”

    許沐晴卻好像根本沒有理會到威脅一樣,“你們確定真的贏了嗎?盛國公,穆安候,敏國公,你們的女兒究竟是有多難看,還是身上有隱疾嫁不出去,非要塞進皇上的后宮里。

    本宮說過,皇上想要納哪位姑娘為妃,全都憑借他的自由,現在的問題是,皇上根本看不上你們的女兒,就算我真的被廢打入冷宮,也輪不到你們的女兒當皇后。”

    她停頓了一下,忽然流露出了高森莫測的笑容來,“再說了,你們確定本宮真的和蘇神醫有染嗎?你們就那么確定?”

    杜元,張之棟,周方圓等人哪怕覺得這件事情中途有些曲折,卻還是不愿意放過抓住許沐晴錯處的機會。

    “證據確鑿的事情,這可是定國公世子親口承認的,怎么會有假?這些話可不是我們說的,是世子真情告白,我們剛好站在門外聽完了而已,能怪我們嗎?”

    杜元不服氣地說道,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

    蘇慕涼滿臉心痛又失望地看向蘇慕景,又看向許沐晴,搖了搖頭,眼底有強烈的失望涌現了出來。

    “哥你怎么能和皇后娘娘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那之前怎么不努力去爭取,你真是糊涂啊。”

    許沐晴毫不客氣地打斷了蘇慕涼的話,“二公子演戲演上癮了嗎?這種痛心疾首的話就不要說了吧,今天這一幕難道不是你造成的嗎?你想著定國公世子之位很久了吧?現在蘇神醫被那么多大臣親眼看著,說出那么多讓人痛心疾首的話來。其實心里很高興吧?”

    蘇慕涼心里的確是這么想的,然而許沐晴當眾拆穿了他隱藏了很久的心思,他的臉上又掛不住了,“皇后娘娘,微臣心里怎么想的不重要,倒是大哥和你,讓臣等不得不多想。”

    許沐晴冷笑著,“冠冕堂皇的話就不要再說了,你心里究竟想著什么本宮并不關心,但是千不該萬不該將主意打到本宮的頭上來。你們覺得自己贏了嗎?”

    她走上前去,從茶壺里親自倒了一杯熱茶,隨后走到蘇慕景的面前,眼底有著幽暗不定的光芒,她紅唇輕啟,“蘇神醫,你就那么愛本宮?本宮真的和你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是嗎?”

    蘇慕景被她看得有些心虛,掌心里滲透出了細細密密的冷汗來,然而他還是鼓起勇氣說道,“沒錯,師妹,我之前就很愛你了,你對我也是有意的,為什么要為了權勢和地位拋棄我呢?

    明明我那么愛你,也能夠給你優渥的生活,你干嘛要這樣對我呢?”

    許沐晴笑容忽然變得溫柔又絢爛,“你會后悔的,誰指使你這么做的,現在本宮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將幕后主使說出來,我還能放你一條生路,不然,后果你明白的。”

    誰料蘇慕景卻說什么都不肯退縮,他眼底隱忍著眷戀和不舍,“師妹,你為什么非要逼著我說口是心非的話呢?我們那么相愛,很多的事情都發生了,就連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的,為什么事情都已經明朗了,你還不肯承認和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許沐晴手里很熱的茶水直接潑到了蘇慕景的臉上去,看起來俊美非常,溫潤如玉的男人,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臉上火辣辣的。

    下一刻,他臉上那層薄薄的面具從旁邊卷了起來,許沐晴眼疾手快地將他臉上的面具給撕下來,露出了一張白皙又陌生的臉來。

    劉詩桐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轉著,忍不住驚呼一聲,倒抽一口冷氣,“怎么會這樣,你不是蘇神醫,你到底是誰?”

    她還以為沐晴姐姐的師兄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渣滓,沒想到眼前這個蘇神醫竟然是別人假扮的,真是太意外了。

    蘇慕涼在贗品臉上的面具脫落的時候,眼底涌過嗜血的殺意,他已經握緊了腰間的匕首,準備要殺人滅口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計落空,打臉太疼是作者南湖微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計落空,打臉太疼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南湖微風寫的《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計落空,打臉太疼是作者南湖微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之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計落空,打臉太疼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南湖微風寫的《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最新章節- 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全文閱讀- 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txt下載- 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計落空,打臉太疼】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嫡女歸來之皇后太妖嬈》書迷評論

  • 盜鬼棺最新章節

        五年前,破天傭兵組織因為拯救一個神秘的老人失敗而不得已解散,老人臨死的時候交給他一本書,本以為失敗了之后遁隱江湖了事,但是五年后,才知道惹禍上身,突然間殺手接連出現,作為當年傭兵頭目的苗玉尊意識到這其中必然有什么秘密,而這時他接到一個快遞,是狐貍的人頭。這時,當年雇傭破天傭兵家族的后人出現了,范小姐找到苗玉尊準備重新雇傭,苗玉尊已經退隱了表示不去,因為他要為狐貍報仇,但是范小姐說出了一個秘密,如果他能幫他找到一個神秘的鬼棺,那么她可以告訴他為何當年的拯救會失敗的秘密,為了能弄清楚這個秘密,苗玉尊接受了苗小姐的雇傭,他找到了奔子等他行動的時候這才發現還有一個更大的秘密?????。

  • 至尊龍神系統最新章節

        手握誅仙劍,肩扛屠神刀。身穿九龍甲,腳踏至尊鞋。踩盡九洲天才,泡盡天下美女,喝盡世間佳釀。哥的目標是:成為九龍大陸上最強的男人,睡最美的女人,喝最好的美酒。不服?統統踩爆!記住,不要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

  • 毒妃復仇進行時最新章節

        前世她為顧永浩付出一切,助他登上皇位。可最后顧永浩卻為了別的女人,將她滿門抄斬,萬箭穿心。一朝重生,她竟然成了仇人家里最為羸弱的庶女。蒼天未死,讓她重活一世,凡曾欺她負她之人,定要血債血償!可是這一路上,怎么總有個面癱王爺在眼前晃來晃去。司空靜翕:岑哉若!你晃夠……誒,人呢?岑哉若冷若冰霜,斜眼睥睨:剛才替你砍人去了,說吧,還有誰欺負你了?司空靜翕:……

  • 寵妻成癮:老公,別動!最新章節

        一夕歡好,他食髓知味,日日糾纏。她怒,拍案而起,“厲墨風,你再往前一步試試。”他笑,聲線慵懶,“老婆,你的意思是,我不動,你動?”她羞,滿臉通紅,“厲墨風,你無恥!”他哄,軟言細語,“老婆,我還可以更無恥,要見識么?”

  • 妖怪生活大事記最新章節

        車流如龍的大都市之中,每個人都有著一樣的外面,麻木而呆滯。誰也不知道,或許就在你剛剛擦肩而過的人之中,便有一個披著人類外表的妖怪!他們生活在這大都市之中,享受著人類文明的方便快捷。但同時,他們也會經歷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事情……

  • 強愛99天:首長大人請放手最新章節

        身為華夏帝國最年輕的少校,滕烈這輩子唯一的污點就是被景婉黎這個小女子光天化日之下給逃了。五年之前,景婉黎丟下一紙離婚協議書,偷偷離開,卻沒想到五年后,她竟然又意外地落到他手中,而這一次,他再也不會讓她逃開。“景婉黎,在我面前,你沒有說’不’的權利。”男人長臂一攬,將景婉黎圈在自己的面前,大手一把捏住了女人精巧的下巴,逼迫她直視著自己的黑眸。景婉黎掙扎著,還沒開口反駁,櫻唇就被霸道的封住,根本沒有躲避的余地,“看我今晚,怎么懲罰你。”

  • 誤闖豪門:無良嬌妻金屋藏最新章節

        一場驚心動魄的邂逅,一次震撼人心的告白,一起經歷了生死考驗,但是為什么到最后卻只能以分手做結局。征服與被征服,在這場游戲中,誰先動情就意味著誰先輸。“滾開,離我遠點!”殷小沫憤怒的對著面前的男人叫喊著。“滾?那我就先看看你怎么滾的!”男人的眼陰鷙的看向她,在殷小沫還沒有反應的時候,男人的手已經重重的按在她的巴掌大的小臉上,接著殷小沫就感覺了一陣天旋地轉,耳邊還回蕩著男人的聲音“記住,我叫鳳—炎—鳴,別在讓我看見你”。卑鄙、無恥、下流,這是殷小沫在昏迷前最后的想法。當然,她不會知道,她惹到了怎樣一個不該惹到的大人物,如果她知道,那她絕不會選擇這么沖動的行為!

  • 大明1617最新章節

        一個現代商人回到明末的山西能做什么?他將成為晉商領袖?他將富可敵國?他將掌握人心,成立理事會,最終將大明變成一個龐大的股份制公司?他將成立商團,用利益驅使士兵,最終獲得無上權力?一切盡在大明1617,這是一本以商人角度切入明朝的作品,期待與您共同穿越時空,打造我們共同的新大明。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大明1617》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最新章節

        一覺醒來,現自己居然來到了一部小說里面;    欲哭無淚,自己竟然是小說中的女主墊腳石外加惡毒女配;    憂傷滿面,小說僅僅看了第一卷居然就沒看了;    女配不服,勢要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金光大道;    可原本以為自己走的是女配逆襲系列;    但那突然跳出來一大串熟悉的前世記憶又是腫么回事?    :已有百萬字完結小說,放心跳坑,不太監;js330

  • 帝少心尖寵最新章節

        前男友不僅背叛她,上了其他女人的床,還把她扔到陌生男人的床上,毀了清白!一夕之間,她從天堂被狠狠打進地獄!她報警告男人強暴,卻反被威脅侮辱名譽,要求她賠償他身心所有損失。他是權勢熏天的豪門闊少,腹黑霸道的狂傲總裁,她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被他帶著直升飛機隊伍追回!“女人,睡了我,就要對我負責!”他跪地,掏出鉆石戒指。

  • 隨身空間:農女致富記最新章節

        遲未晚最大的心愿就是帶著母親和姐姐發家致富,而發展路線也是和她計劃的相差無幾,只是無意中救下了這天下兵馬大將軍,怎么這事情就有點脫離軌道了?

  • 永不消逝的人類最新章節

        我在清晨醒來,四周寂靜無聲,身處最原始的叢林。我無法理解我所處的狀況。后來一步步所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已經超越了我的認知,這簡直令我發瘋。直到最后,我才發現這一切的謎底,以及背后那雙無形的手。

  • 折桂令最新章節

        謝辭世嫁人七天,竟被診出兩個月的身孕。新婚夫郎玉面蛇心,高堂婆母助紂為虐,個個恨不得她死。為了保全性命,她不得不逃離沈家,去投靠那個曾經強迫過她的尊貴男子。數日后,京城街頭巷尾議論紛紛:向來不近女色的豫王爺,竟然看上了一個七品小吏的新媳婦,還將人正經夫郎發配去了西北……

  • 異界武神最新章節

        一本神圖譜,一段銷魂曲。血雨腥風中,長歌家破人亡,為復仇堅韌的成長著,謎團和困局逐步揭開,經過太多苦難,自一個快樂懵懂的少年終成長為堅毅超絕的絕頂高手,糾纏在幾段生死相依的愛情中,痛苦和快樂,眼淚與歡笑,令他在夢回深處探尋生活的真諦。長歌穿越到了現代,武林高手面臨嶄新的世界,也能從小人物成為人上人。

  • 2050南海血戰最新章節

        【此作品參加2013年互聯網文化季活動】。我國是愛好和平的但戰爭還是來了。X國依仗某大國的支持,暗中聯合了J國和Y國,糾集了規模空前的海空力量,準備把新華國的南海艦隊全殲。新華國軍艦緊急投入海戰,卻又遭到三國有預謀的空海力量的突然夾擊,新華國損失慘重。三國宣稱,新華國從此再無力海戰。但是,5艘新華國自行研制的現代航母加入了戰斗,南海血戰變的異常慘烈只有親身體驗才能感覺到現代戰爭的破壞力是驚人的,是你無法想象——

  • 無限驚悚游戲最新章節

        世界正逐漸陷入詭異之中。  顧小樓帶著獨特的天賦進入了無限驚悚的游戲,成為了獨一無二的體力特長者。  天賦?屬性超越:主體質,副力量敏捷感知精神,你力量的會繼承體質的百分之百,你的敏捷將繼承力量的百分之百,你精神將會繼承敏捷的百分之百,你的感知將會繼承精神的百分之百。

  • 絕代戰兵最新章節

        本想回來退個婚走人,不曾想卻事與愿違。“我沒錢啊”“沒事,我們家有!”“我沒工作哎”“沒事,我給你安排!”“我什么都不會啊”“你什么都別干,我女兒干,我們家養你。”秦飛揚一臉懵逼地看著未來的老丈人……咦?老丈人您等等,我衣服還穿著呢,先把你女兒拖下去

  • 王爺攻略計劃最新章節

        一朝穿越,木淺兮居然成為了身世悲慘的五歲小屁孩,更悲慘的是,她拜了個非常不靠譜的師父,喜歡養成游戲不說,居然還賣徒弟!被賣的木淺兮囧囧地站在某王爺面前。王爺淡然與她對視。正當木淺兮默默擦掉口水暗贊美男福利好時,偶一低頭,好死不死瞄到床頭一摞書。《霸道盟主愛上我》神馬的尊是邪惡啊!抱著和老板打好關系以及不為人知的小心思,木淺兮暗自掏出同本金裝珍藏版。裝作毫不知情的鏡未翎嘴角勾起。

    本章內容提要:
    ...    “世子他吐血昏迷了?之前不是很好嗎,怎么會那么突然?再說了世子他本身就是神醫,怎么能那么輕易地病倒?”     這小丫鬟的急切擔憂演得太過真摯,眼淚要掉不掉,渾身發抖,簡直比老娘死了還要緊張痛苦,許沐晴反而懷疑起了她說的這些話的真實性來。     難道定國公府里的這些丫鬟覺得她書念得少不懂事嗎,還是覺得她是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