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席子上,涵星已經耐不住地站了起來,對著端木緋和李廷攸他們低聲抱怨道:“緋表妹,攸表哥,這里真是無聊死了。”

    她朝周圍看了半圈,噘了噘小嘴。這些人說來說去不都是在無病呻吟,一會兒詠梅之風骨,一會兒追憶古往今來的愛梅大家,一會兒又負手吟詩。

    端木緋和李廷攸深以為然,緊跟著也站起身來。

    而封炎一向婦唱夫隨,二話不說地跟在端木緋身旁,如影隨形。

    四人悄悄地朝另一邊的紅梅林去了。

    端木緋躡手躡腳,然而才走出一步,就看到一丈外的岑隱轉頭朝她看來,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

    端木緋反射性地對著岑隱露出討好的微笑,伸出食指壓在櫻唇上,做出“噓”的手指,笑得又乖又可愛,那神情似乎在說,勞煩岑公子替他們打個掩護。

    岑隱心里好笑,唇角也不禁翹了起來,神情柔和地飲著茶。

    這時,兩個小內侍從馬車里取了紅泥小爐和茶具匆匆回來了,卻發現端木緋已經跟著涵星、封炎他們走了,肩膀霎時就垮了下來。

    想要討好一下四姑娘,怎么就那么難呢!

    一聲長嘆還沒出口就消失在了冰冷的寒風中。

    端木緋根本就沒注意那兩個內侍,歡歡喜喜地挽著涵星朝紅梅林那邊去了。

    這一大片梅林中,不僅有那些席地而坐的文人學子,也有在林中漫步賞梅的男女老少,那些個高門女眷大都以帷帽或面紗遮面,普通百姓自然不會這么講究,皆是布衣釵裙,素面朝天。

    今日正是雪后初晴,從湖岸的梅林向四周遙望,梅林、小橋、長堤、白塔上下全是一片粉妝玉砌,潔白的殘雪晶瑩而冷艷,散發著一種遺世獨立的空靈之美。

    不少人都是駐足而立,后方一位姑娘發出感慨的贊嘆聲:“上清湖雪景果然名不虛傳,不知道這西湖的斷橋殘雪又有多美。”

    聽到西湖,涵星心念一動,想到了靈隱寺,嘆氣道:“緋表妹,也不知道這回還能不能去靈隱寺,上次來江南時,我本來是要去靈隱寺的,偏偏那日正好得了風寒,沒去程,本來以為這次能去呢……”

    說話間,她猛地一轉頭,臉上的面紗隨之飄起,風一吹,面紗飛舞,梅枝搖曳,面紗的一角就被樹枝勾住了。

    涵星不耐煩地抬手扯了扯面紗,面紗牽動樹枝,引得樹枝搖晃,灑下片片晶瑩的雪花,簌簌作響……

    涵星連扯了兩下,都沒解下面紗,這邊的異動也引來周圍的游人一道道好奇的目光。

    見狀,李廷攸大步朝涵星走來,正要抬手替她去解,就見涵星先他一步,很是不耐煩地把臉上的面紗直接摘了下來。

    “真是麻煩。”她嬌里嬌氣地抱怨著。

    那方粉色的面紗就這么掛在枝頭從半空中垂下,風一吹,它肆意地隨風飛舞著,面紗的一角在少女那精致如玉的臉頰上拂過,平添了一分柔媚與神秘。

    涵星的容貌有五六分像端木貴妃,快要及笄的少女容貌還沒完全長開,不及其母艷麗,卻有貴妃沒有的青春與朝氣,就像是一朵俏然綻放的紅玫瑰,嬌艷奪目。

    這種美與江南女子的含蓄婉約不同,朝氣蓬勃,在周圍那些戴著帷帽的女子中,顯得鶴立雞群。

    不少人都怔怔地望著她,目光中帶著一分驚艷,兩分興味。

    這位姑娘一看就不是江南女子。

    涵星是公主,自小就活在眾人的各種目光中,早就被看慣了,毫無所覺,繼續說著:“這面紗真麻煩,喝茶吃點心都不方便,還是這樣自在。”

    她呼出的氣息在冰冷的空氣中變成了清晰的白氣。

    端木緋先是點頭,而后又搖頭,如涵星所說,戴著面紗各種不方便,但是——

    “面紗好歹擋風啊。”

    江南的寒風比京城還要寒冷刺骨,刮在臉上跟刀割似的。

    看著端木緋那副巴不得縮到斗篷里的樣子,涵星忍不住燦然一笑,小臉上看來神采飛揚,比那枝頭的朵朵紅梅還要嬌艷。

    李廷攸看著她,呆了一瞬。

    他很快回過神來,感覺到周圍朝這邊看來的目光似乎又多了不少,抬手默默地去解那方糾纏在梅枝上的面紗。

    “緋表妹,你怎么就這么怕冷?”涵星抬手點了點端木緋面紗后的鼻頭,取笑她,“明明紜表姐一點也不怕冷……”

    “那當然是因為……”端木緋神秘兮兮地說道,故意停頓了一下。

    說話間,封炎悄悄地往右挪了一步,替端木緋擋住了后方的西北風,唇角微微翹起,心道:阿辭也怕冷。

    在涵星好奇的目光中,端木緋煞有其事地抬起自己的右手,把掌心湊到了涵星的跟前,“你看我的手相,我掌心的皮膚紅潤,水嫩飽滿,尤其是水星丘豐滿隆起,這說明我是嬌貴命。”

    “嬌貴命的人從小得雙親和家人寵愛,長大后也有貴人襄助……總而言之,就是運氣好。”

    端木緋沾沾自喜地說著,半真半假,封炎在一旁頻頻點頭,他的蓁蓁當然是嬌貴命。

    涵星聽端木緋理直氣壯地說她自己是嬌貴命,被逗樂了,笑得更歡快了,“緋表妹,你還會看手相啊!”

    她正要說讓端木緋幫她也看看手相,一方粉色的面紗忽然遞到了她跟前,面紗的一角還繡著一朵小巧精致的紅梅。

    她下意識地接過了面紗,順口道:“謝謝攸表哥。”

    涵星本來打算隨手把面紗往袖袋里一塞,可是在李廷攸那明亮的眼眸下,卻是不由自主戴回到了臉上。

    嗯,也不能讓攸表哥白替她撿是不是!她甜甜地想道,對著李廷攸嫣然一笑。

    這時,一個小廝打扮的小內侍匆匆地來了,笑吟吟地對著幾位主子拱了拱手,道:“四……姑娘,封公子,端木四姑娘,老爺在找幾位了。”

    涵星與端木緋彼此吐了吐舌頭,俏皮又可愛。

    既然“偷溜”被發現了,他們就乖乖地跟著那個小內侍回了白梅林那邊,閑庭信步,一邊賞梅,一邊說話。

    才剛走到的白梅林的入口,他們就發現皇帝那邊很是熱鬧,周邊又添了好幾張席子,以皇帝為中心圍了四五個學子。

    端木緋隨意地掃視了一番,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個穿竹青色直裰的舉子身上,動了動眉梢。

    這人看著有些眼熟……

    端木緋下意識地與封炎互看了一眼,兩人都還認得這個人,這正是他們在延光茶樓見過的舉子曾元節嗎?!

    曾元節正口若懸河地與皇帝說著話,雖然端木緋聽不到對方在說什么,可是從皇帝那含笑的表情也看得出他們應該是相談甚歡。

    端木緋一行人漸漸走近,便有幾句話隱約地隨風飄了過來:

    “大盛百載,盛在隆治,外攘夷燕,內興功作……”

    “仰嘆帝之雄才大略,中興之功,功越百皇。”

    說來說去,又是這種老生長談的吹捧,真是無趣。端木緋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那兩個取了紅泥小爐的小內侍一看端木緋回來了,樂了,其中一人熟練地開始給爐子添炭加火,另一個人殷勤地給端木緋擦了擦席子,又問道:“四姑娘,您要喝什么茶?”

    涵星還以為“四姑娘”叫的是自己,就順口答道:“龍井。”

    小內侍僵了一瞬,又不能駁了四公主,只能再問端木緋道:“端木四姑娘,您呢?”他十分殷切地看著端木緋。

    龍井也不錯。端木緋也順口答了句:“龍井”。

    一丈外,曾元節還在高談闊論著,又贊頌了一番盛世繁華,整個人看來意氣風發。

    “我大盛先有弘武之治,再有宣隆盛世,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忽然他話鋒一轉,把話頭直指岑隱,“小生久聞岑公子乃‘國之棟梁’,滿腹經綸,不知道岑公子覺得慕見鐸是功臣亦或是罪臣?”

    說到“慕見鐸”,周圍霎時靜了一靜。

    無論是應天巡撫等當地官員,還是幾個學子都知道曾元節這是來者不善。

    在大盛歷史上,慕見鐸是一個頗具爭議的人物。

    他是太祖皇帝的兄弟,當年太祖皇帝急病過世后,他曾經輔佐當時年僅八歲的太宗皇帝登基,鞏固了大盛江山,更曾為帶兵親征為大盛打下了西南地區,助大足皇帝一統中原華夏。

    彼時慕見鐸被封為攝政王,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勢煊赫,朝中諸事都需先問攝政王的意思才能定奪,甚至于還把太宗皇帝的璽印都搬到他的親王府中收藏備用。

    慕見鐸的輝煌一直維持到了弘武十年,他隨駕秋獵時被野獸襲擊,坐騎受了刺激,將他甩下馬,摔斷了頸椎,當場斃命。

    慕見鐸薨了,年僅不惑之年,太宗皇帝下令將其厚葬,祔享太廟。

    人走茶涼,沒過幾年,慕見鐸的政敵便紛紛揭發其生前數十宗大逆之罪,太宗皇帝因此追奪慕見鐸一切封典,奪其爵位,查抄家業,誅其黨羽,甚至于,毀墓掘尸。

    慕見鐸他生前雖然一度風光無限,可是死后卻是跌落塵埃,為人所詬病,太宗皇帝最終成就了弘武之治,是世人所稱頌的明主。

    “但聞岑公子高見!”

    曾元節微笑著對岑隱拱了拱手,眼神中透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

    如今朝堂上宦臣當道,意圖蠱惑皇上,他早就想著將來金榜題名時,要清君側,正朝綱,在朝堂上大展拳腳,沒想到機會這么快就來臨了!

    一旁的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飛快地彼此交換了一個無語的眼神,這個曾元節還真是無知者無畏,竟然敢假借慕見鐸來挑釁岑隱。

    歷史上,慕見鐸死得太過突然與離奇,不少人都暗中揣測著他的死許是太宗皇帝暗中策劃的。

    曾元節分明是在暗示岑隱以后也會如慕見鐸一般不得好死,遺臭萬年!

    至于那些個錦衣衛、內侍更是用一種看死人的眼光看著曾元節。這是讀書讀傻了吧?!

    相比曾元節的尖銳,岑隱顯得云淡風輕,手執一杯梅花酒,漫不經心地喝著杯中的梅花酒,優雅得如同一貴公子。

    岑隱這是無言以對嗎?曾元節心中暗自得意,下巴微揚。

    文永聚來回看著岑隱和曾元節,心里暗自為曾元節叫好。

    這是個機會,皇帝最近正好喜歡這些江南學子,由著他們當出頭鳥來挑釁一下岑隱正正好。

    文永聚唇角微勾,故意出聲對曾元節斥道:“曾公子,你這是請教還是質問?請教自當先直抒胸臆,再請岑公子賜教。這若是質問……這里還由不得你以下犯上!”

    文永聚這番話也是意味深長,聽著是在斥責曾元節,但其實又隱約帶著一絲挑事的味道。

    周圍的氣氛微微繃緊,與曾元節同行的幾個學子悄悄地看著皇帝的臉色,見皇帝徑自飲茶,并沒有反對的意思,心中皆是為曾元節叫好。

    像岑隱這種奸佞,就該在皇帝跟前揭穿他的真面目。

    這時,水壺里的水被燒得微微作響,水波翻騰,熱水已經燒開了,看爐子的小內侍連忙提起水壺為端木緋等人泡茶。

    端木緋瞇眼聞著茶香,看也沒看岑隱那邊。

    一個是鷹,一個是地上的蟲子,根本就沒有可比性,讓雄鷹去捉蟲子,這不是折辱了鷹嗎?!

    “小生當然是請教。”曾元節落落大方地笑了,侃侃而談,“慕見鐸在世時,代天子行使權力,獨擅威權,任意黜陟,黨同伐異,僭越悖理,其罪狀不可枚舉。”

    曾元節這哪里是在細數慕見鐸的罪狀,分明是在暗指岑隱。

    三皇子慕祐景似笑非笑地看著曾元節,坐壁上觀。

    他本來還覺得曾元節將來有可為,現在看,恐怕不好說。他不過一個舉人,就敢挑戰岑隱,實在是不自量力。

    “岑督主以為如何?”曾元節目露挑釁地看著岑隱,他倒要看看岑隱會如何應對。

    岑隱慢悠悠地把玩著手里小巧的酒杯,淡淡地反問道:“曾舉人,你覺得功過可相抵否?”

    “自是不能。”曾元節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功過若是能相抵,那功臣豈非能為所欲為了!”

    岑隱微微一笑,“功不能抵過,反之亦然。”

    岑隱看向了皇帝,對著皇帝抱拳道:“老爺以為如何?”

    皇帝心念一動,默默地咀嚼著岑隱的這句話,功不能抵過,反之亦然。

    也就說,過錯也不能掩蓋一個人的功勞。

    皇帝的眸子一點點地亮了起來,即便是皇帝還沒說話,在場的其他人都能清晰地感覺到皇帝認同了岑隱。

    禮部尚書和工部尚書等京官心里皆是暗嘆:果然如此!

    自打三年前,千雅園宮變,岑隱及時借兵回來解了逼宮之危,這幾年,皇帝對岑隱的寵信已經到了近乎盲目的地步。而岑隱也恰恰能摸準皇帝的心思,句句說到皇帝的心頭上。

    這個曾元節今天得罪了岑隱,算是徹底毀了。

    皇帝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注意其他人,他只覺得這段時日心頭的郁結忽然就一掃而空了。

    是啊,便是他當年逼宮奪位有那么點過錯,他這些年來勤政治國,才建下這片盛世繁華,誰也不能否認他的功績!

    “好!”皇帝忍不住抬手連連撫掌,龍心大悅,“阿隱,你說的好!”

    還是阿隱說話做事最和他的心意。

    曾元節聞言,臉色登時變了,耳朵轟轟作響。怎么會這樣?!

    岑隱再也沒看曾元節,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他又是勾唇一笑,落落大方地對著皇帝拱了拱手,“老爺過獎。”

    “曾元節,”皇帝再看向曾元節時,表情就變得十分冷淡,不輕不重地說道,“你也不是七歲頑童了,朕今天送你一句話,這世上可不是非黑即白。”

    今日出游,皇帝是微服出游,一直是自稱“我”,這還是他第一次自稱“朕”,可見其不悅。

    “……”曾元節的嘴唇緊抿,面色煞白。

    他本來是想借著這個話題來點醒皇帝,讓皇帝認識到這些宦官都是些不學無術、只會玩弄權術之輩,也讓皇帝看到自己的才學,讓皇帝知道自己是棟梁之才,比這些宦臣更加值得重用。

    可沒想到,事與愿違,結果出了丑的人反而是他!

    皇帝都擺明站在岑隱這邊了,他還能說什么,他還能反駁什么?!

    曾元節只覺得周圍其他人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在他臉上,讓他覺得臉上生生地痛,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遭受這等奇恥大辱!

    曾元節自小就一帆風順,在老家被人稱為神童,十五歲中了秀才,隔年就中了舉人,這幾年,他在松風書院乃至姑蘇城都是風光無限,人人都稱他為“姑蘇第一才子”。

    自打皇帝南巡來姑蘇城后,他更是出盡了風頭,皇帝對他頗為寵信,一次次地召他去滄海林說話,連帶書院里的幾位先生都對他畢恭畢敬。

    直到今日,被岑隱當眾在臉上重重地甩了一個巴掌,更讓他的幾個同窗也看了笑話。

    這個岑隱不過是一個絕了根的閹人,還意圖手掌朝局,像這種人史書上還少嗎?!

    便是皇帝一時寵信于他,等來日皇帝清醒過來,就會將這奸佞治罪,以后岑隱也只會為萬世所唾罵!

    他一個太監,怎么敢如此羞辱自己!!

    曾元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好一會兒,臉上才平靜下來,只是眼神幽深而陰鷙。

    他捧起身前的白瓷茶杯,對著幾步外的岑隱道:“岑……公子,小生敬你一杯!”

    說著,他站起身來,雙手恭敬地把茶杯呈向岑隱,壓抑著快要揚起的嘴角,打算借機把茶水灑在岑隱身上,以扳回一局。

    然而,他才往前走了一步,就有一個中年內侍眼明手快地擋在他身前,不讓他再往前。

    “曾公子,人貴有自知之明,這茶也不是什么人能敬的!”中年內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曾元節仿佛又被人當眾打了一巴掌般,臉色更難看了。

    方才他也給皇帝敬過茶,是在皇帝頷首應了后,再由內侍把茶呈上去的,因為對方是皇帝,他覺得理所當然。

    這個內侍的意思是,他一個舉子,他堂堂天子門生,連給一個太監敬茶的權利都沒有嗎?!

    曾元節緊緊地捏著手里的茶杯,幾乎將它捏碎,心里長嘆了一口氣:

    哎。

    皇帝是一代名君,建下這片盛世江山,偏偏朝堂上出了宦官佞臣,禍亂朝堂。

    我輩學子,自當一心為國,與奸佞相抗,如今雖然是浮云蔽日,但是總一天會陰霾盡散,否極泰來!

    四周陷入一片沉寂,氣氛沉凝。

    一旁的應天巡撫和孟知府心里也覺得岑隱囂張跋扈,暗暗地看了看兩位尚書的臉色,見他們都默默飲茶,也心里有數了。

    他們遠在江南,也素聞岑隱的威名,如今看來,也許傳言并未夸大……岑隱正在得勢之時。

    文敬之的心里同樣唏噓不已。

    他已經好些年沒進京了,上一次進京述職時,還只聞岑振興之名,這才幾年,朝堂上就跟翻了天似的。

    想著,文敬之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端木緋,端木緋正在與涵星說話,還插朵紅梅到涵星的鬢角,兩個小姑娘說著說著就笑作一團。

    文敬之想起了女兒文詠蝶告訴自己的話,這位端木四姑娘不僅是首輔家的姑娘,而且還是岑隱的義妹,頗得岑隱的看重,以致錦衣衛和內侍們都對她另眼相看。

    “沙沙沙……”

    這時,陣陣寒風拂來,吹得枝頭的殘雪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不知不覺中,風勢似乎變得更強勁了,空氣也隨之更陰冷。

    皇帝也覺得有些冷了,隨手撣去衣袍上的落雪,道:“這附近可還有什么地方好逛的?”

    孟知府還沒回答,涵星就嬌聲提議道:“父親,我方才在紅梅林那邊賞雪,那里的雪景好,沿湖過去,還有小橋、堤壩、白塔……”

    看著小丫頭這副神采奕奕的樣子,皇帝不由哈哈大笑,右手的食指指向涵星的鼻頭晃了晃,“你這丫頭,就是坐不住,成天就想著出去玩。”

    皇帝似乎是在斥責涵星,但是那滿含笑意的語氣一聽就是父親對女兒的寵溺。

    涵星昂了昂下巴,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那理直氣壯的樣子似乎在說,我就是愛玩怎么了!

    “你這個丫頭啊。”皇帝無奈地搖了搖頭,又是一陣大笑。

    舒云在一旁看著,櫻唇在面紗后方緊緊地抿在了一起。

    她不懂,父皇為何偏偏對涵星這丫頭另眼相看。

    剛剛是她先發現涵星、端木緋、封炎他們不見了,感覺這是個機會,父皇都沒發話,涵星就敢溜,這分明不把父皇放在眼里。

    因此,她借著皇帝贊頌那片紅梅林時,故作不經意地說了,父皇果然因此不悅,她正想煽風點火,卻被岑隱搶了先機,岑隱三言兩語就哄住了父皇,讓父皇一笑置之。

    舒云的眼底漸漸浮現陰霾,其中混雜著嫉妒、不甘與憤憤。自己得了那么一樁婚事,依父皇對涵星的寵愛,她肯定會比自己嫁的好!

    這一次,皇帝倒是和舒云心有靈犀了,他正想著涵星的婚事,因此看著涵星和李廷攸的目光中就帶著一分戲謔與兩分寵愛。

    李廷攸不錯。

    家世、才學、品性和儀表都不錯,更重要的是,難得他還受得了自己這個四女兒嬌氣不講理的性子。而且,貴妃也覺得李廷攸不錯。

    嗯,還是趕緊把這門婚事定下算了,免得時間久了,這個嬌氣女兒把人給嚇跑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之 486傻了是作者天泠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之 486傻了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天泠寫的《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之 486傻了是作者天泠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之 486傻了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天泠寫的《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最新章節-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全文閱讀-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txt下載-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486傻了】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書迷評論

  • 圈套:危情之戀最新章節

        一個看似簡單的反腐案件,背后卻隱藏著一個借腹生子的陰謀,而他竟莫名其妙地成了這個陰謀的犧牲品……

  • 花與劍與法蘭西最新章節

        一位穿越者,來到19世紀中期的法蘭西。以其勇氣和智慧,不畏艱難,不懼坎坷,最終達到榮光彼岸的故事。    對朋友以鮮花相贈,對敵人以利劍相迎;    這就是,歷經磨難仍傲立世間的法蘭西!    這就是,榮光之所庇耀的法蘭西!js330

  • 湘信有鬼最新章節

        湖南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里有著神秘的本土文化,即使如科學昌明的今天,也有許多神秘的事情,無法用常理去揣度。js330

  • 閃婚甜妻:不做你的女人最新章節

        一夜醒來,莫名被拍了照片,她被當成禮物送給了一個冷魅男人。她只等惡夢結束的那一天,從此,遠離他的世界。在分手的一個月后發現居然有了身孕。再度相遇,他淡淡一笑,“女人,孩子都生了,以后就叫老婆吧。”js330

  • 嫡女不賢最新章節

        作為堂堂丞相唯一嫡女,柳玖兒自然是從小受盡嬌寵,雖有這么個文靜的名字,一舉一動卻顯盡了刁蠻精靈。后院姨娘不安分,庶姐妹紛紛是非多,都想攀上枝頭做鳳凰——可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蔥!莫看本小姐不惹事,若是找上門來,那定要讓你們分分鐘清楚——何叫嫡庶有別!哈?三皇子是她未婚夫?傳說中那個有龍陽之癖的?某人黑了臉,攔腰將人抱起,微微一笑,故作溫柔:“娘子可要看看——為夫究竟是不是有斷袖之癖?”

  • 億萬掌權者:寵妻要上天最新章節

        傳聞,被稱為“商界之王”的盛世皇朝掌權者御景宸,不近女色,是那方面“不行”?方漪瀾撇嘴,這個夜夜登堂入室,和她壁咚,床咚,各種咚,侵略她的臭男人是誰?吃飽饜足后在她耳邊霸道宣告:“小野貓,你逃不掉了!”的又是誰?上流社會人人皆道她囂張跋扈,無人敢惹,卻不知全是被這個男人給“寵”的。老公,有人說我不學無術!沒關系,會伺候我就行。老公,你最喜歡擅長的事是什么?寵你!【獨家專寵,男女主身心干凈】普通群:145496713(正版閱讀進入)VIP群:561785999(粉絲值截圖進入)js330

  • 戴罪王妃不二嫁最新章節

        十六年前,漂流在河上的女嬰被一對夫婦抱起,從此成為京城小有名氣的官家大小姐。十六年后養父身死,家產被奪,她陰差陽錯被推到一位重病皇子身邊。一個是身世成謎的財迷小獅子,一個是腹黑毒舌的復仇大魔王,從那一刻街頭相遇,他們的命運便注定糾纏在一起,攪動天地。某帝跳腳大罵,“錢糧軍權都霸著,你們夫婦欺人太甚!老子才是皇帝,皇帝!”

  • 烈焰破空最新章節

        在這靈龍大陸上混可真不容易!你們這么多人圍上來,欺負人是吧?看小爺一個人勢單力薄是吧?那你們就來試試!唉……誰告訴你們小爺我真就是孤單一個人了?我有兄弟!我兄弟在雪原是出了名的天才少年!什么?雪原太遠?在西山這里我也有朋友啊!小爺的朋友是你們這的老大!那雷電能直接劈死你!都不信?唉!那小爺我只好親自出手了——騰!龍!烈!焰!全搞定!

  • 凡塵戰仙最新章節

        天地初開,混沌分化,仙魔并存……
        他,是一名于俗世之中崛起的劍客,雖執三尺青鋒,亦敢怒對蒼天。
        他,是一名敢于亮劍的劍客,雖以凡人之軀直面仙魔,亦不落下風。
        他,是一名背負血海深仇的劍客,以凡人之軀征戰于修真之界,揮劍斬仙魔,江山盡在手。
        新手上路,弱弱地求波推薦,求評論,求點擊,求訂閱

  • 華佗寶典最新章節

        華佗流傳于世的,不僅僅是醫術和五禽戲,更有專為女性服務的七十二式神技……鄉下少年林虎,獲得了這種神奇的傳承,從此他的生活風月無邊……

  • 萬毒至尊最新章節

        天辰大陸,宗門家族林立,武道昌盛,強者為尊。凡人生而有“元命”,一旦開啟可覺醒“元魂”,吸天地元氣而修,飛天遁地,移山填海,一探武道巔峰。離云宗天才周峰,遭人毒手暗算,一身修為付諸東流,命在旦夕,意外融合上古至毒,修行神秘毒功,覺醒劇毒元魂,煉化萬界之毒,終成一代武道至尊。

  • 晴空之殤最新章節

        他,是她最放不下的人,原本以為會一起好好的過,但卻因為種種原因分分合合,時離時散。但即使是她失憶了,她仍是對他存有某種特殊的感覺……就像是命運,總為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給他們綁上被扯斷了的紅線……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卻也是傷她最重的人……是她,以保護她的名義,在她毫無防備的時候給她沉重的一擊,讓她失憶,遺忘了不該遺忘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緣由,傷害一旦造成,就會永遠留下丑陋的傷疤,即使看不見……可是,不管到底失沒失憶,她還是本能的去保護這位朋友,即使把自己搞得傷痕累累……他,是她的救命恩兄,但同時,也是害她哥哥離世的人。他待她極好,她知道,連同不能接受的那份,她都知道……但是,感情的事,誰也說不準,也不能勉強……盡管他說可以以命易命……但是,親人已逝,她還要他的命

  • 我能隨意穿末世最新章節

        凌一航發現自己可以隨意穿梭到末世,還能隨時穿回現代,于是,他的人生開始變得狂拽酷炫吊炸天了。  現代不值錢的糧食,到了末世就堪比黃金。現代有錢都買不到的高精度車床,在末世跟廢鐵沒什么區別;末世秩序崩塌,地上散亂著人們丟棄的黃金,一陣風吹過,紙幣漫天飄飛……  “大哥,我求求你,帶我離開這里!只要你救救我,我能滿足你的一切要求,一切……姿勢!”某當紅女星哀求道。  “先生,能給我一些面包嗎?我的妻子和孩子快要餓死了!只要每天給我幾片面包,我就愿意為您工作至死!”一個戰斗機引擎設計師很慚愧,因為他覺得,自己這要求簡直是太無理了……  “我只是想做一個安穩富足的商人,是這個時代,把我推向了世界之巔!...

  • 醫妃天下最新章節

        蘇珞綰一穿越就惹上了閻羅王一樣的寒錚。不過,深入了解之后,蘇珞綰覺得這外冷內熱,實在讓她承受不了。“撩了本王,不想負責?”“醫治病人也算撩……”“你不負責,本王來負責!”“滾!”“一起滾!”

  • 踏碎凌霄最新章節

        天地初開,萬物相爭,時隔千年動亂又起。何為善?何為惡?何為正?何為邪?且看我公孫翊怒問天道,踏碎凌霄……

  • 桃運小神醫最新章節

        桃小偉在一次艷遇中開啟了透視眼(天眼)功能,他治病救人,透視美女,由一個小農民變成了名人,人生也因此翻開了多姿多彩一頁

  • 全能醫王最新章節

        神秘且擁有召喚之能的貓眼吊墜,成就陸晨全能醫王之名。

  • 我不是變種人最新章節

        二十二年前,首位變種人,斯蒂芬·埃里克斯·奧斯丁,出現在圣彼得堡,天賦為冰霜咆哮。由此拉開了人類歷史上最動蕩,也是最黑暗的十年戰亂的序幕。十年之后,地球聯邦成立,首臺戰斗型機械裝甲登上歷史舞臺,被譽為普通人類最后的尊嚴。我有天賦,但我不是變種人,我是聯邦最帥氣逼人的天才機甲師。我的夢想,是殺光那群異端!

    本章內容提要:
    ...    旁邊的席子上,涵星已經耐不住地站了起來,對著端木緋和李廷攸他們低聲抱怨道:“緋表妹,攸表哥,這里真是無聊死了。”     她朝周圍看了半圈,噘了噘小嘴。這些人說來說去不都是在無病呻吟,一會兒詠梅之風骨,一會兒追憶古往今來的愛梅大家,一會兒又負手吟詩。     端木緋和李廷攸深以為然,緊跟著也站起身來。     而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