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克萊恩微微鞠躬,將不高的禮帽取下又重新戴在了頭上,心里則更多地想象著封印物“o—o8”的模樣。

    看起來很普通的羽毛筆?

    書寫不需要墨水?

    那它真實的作用是什么?以至于要高度保密,被認為“非常危險”?

    不會是寫誰誰死的因果筆吧?

    不,那太逆天了,因斯.贊格威爾沒必要潛逃了啊……

    克萊恩剛剛轉身,欲要離去,背后鄧恩.史密斯卻突然喊住他:

    “等一下,我忘了件事情。”

    “什么?”克萊恩回過頭,滿眼的疑惑。

    鄧恩放好懷表,笑了笑道:

    “你等等記得找會計奧利安娜太太,預支四周的薪水,一共12鎊,之后每周只領取一半的薪水,直到償還完畢。”

    “太多了,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少一點。”克萊恩下意識就說道。

    對于預支,他并不反對,畢竟身上連回去的公共馬車費都沒有,可一下拿12鎊的巨款,還是有些讓他害怕。

    “不,這是必須的。”鄧恩搖頭笑道,“你想想,你還愿意繼續住現在的公寓嗎?連盥洗室都要和好幾戶公用,不考慮自己,也得考慮女士,而且……”

    見克萊恩頷認同,他停頓了一下,微笑打量了對方的衣著幾眼,意味深長道:

    “而且你也需要一根手杖,并且得重新買正裝了。”

    克萊恩怔了一秒,旋即醒悟,臉上頓時有點燒,因為自己穿的這套是廉價品。

    正常而言,禮帽得是絲綢制成的,價值5到6蘇勒,領結3蘇勒,鑲銀的手杖7到8蘇勒,襯衫3蘇勒,褲子、馬甲和燕尾正裝得7鎊左右,皮靴9到1o蘇勒,這么一套下來,總計得8鎊7蘇勒以上,當然,一位體面的紳士還需要表鏈、懷表和皮夾。

    當初原主和哥哥班森省吃儉用,攢了一筆錢,去衣帽店問了一下,結果連價都不敢還就灰溜溜走了,在鐵十字街附近的廉價商店里湊合著每人買了一套,一共還不到兩鎊。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原主對衣物價格的印象深刻到極點。

    “好,好的。”克萊恩略有結巴地回答。

    他和原主一樣,也是個要臉的人。

    鄧恩又拿出懷表,按開看了一眼道:

    “或者你先去找奧利安娜太太?我不知道你在老尼爾那里會待多久,再等一會兒,奧利安娜太太就要回家了。”

    “好的。”克萊恩深感窮困,沒表示反對。

    鄧恩走回桌旁,拉了拉垂下的幾根繩索之一道:

    “我讓羅珊帶你去。”

    繩索運行,齒輪轉動,“黑荊棘安保公司”接待廳內的羅珊聽見旁邊懸掛的鈴鐺輕響,連忙站了起來,小心翼翼下樓。

    沒過多久,她就出現在了克萊恩面前。

    鄧恩.史密斯幽默笑道:

    “沒打擾你的休息吧?嗯,把莫雷蒂帶去奧利安娜太太那里。”

    羅珊悄然撇嘴,“愉快”回答:

    “好的,隊長。”

    “就這樣?”這個時候,克萊恩卻詫異脫口。

    去“財務”預支薪水,不需要隊長您批張條子,寫個啥嗎?

    “所以?”鄧恩疑惑反問。

    “我是說,去奧利安娜太太那里預支薪水,不需要您簽字嗎?”克萊恩用盡量樸素的話語道。

    “噢,不,不需要,羅珊可以證明。”鄧恩.史密斯指著棕女孩回答。

    隊長,咱們這里的“財務管理”幾乎沒有管理啊……克萊恩忍住了吐槽的沖動,跟著羅珊轉身走出了房間。

    就在這時,他又一次聽見鄧恩喊道:

    “等一等,還有件事情。”

    咱能一次把話說完嗎?克萊恩臉上笑瞇瞇地回身道:

    “您講。”

    鄧恩按了下太陽穴道:

    “你去老尼爾那里的時候,記得領取十‘獵魔子彈’。”

    “我?獵魔子彈?”克萊恩驚訝反問。

    “韋爾奇的那把左輪不是在你那里嗎?就不用上交了。”鄧恩單手插兜道,“配合‘獵魔子彈’,真遇到什么奇詭的危險,你也能保護自己,呃,這至少可以給你勇氣。”

    不用加最后半句話……克萊恩正愁這方面的事情,毫不猶豫回答道:

    “好的,我會記住的!”

    “這就需要我寫個正式的文書了,你等一等。”鄧恩.史密斯坐了下來,拿起暗紅色的吸水鋼筆,刷刷刷寫了個“條子”,簽好了名,蓋上了章。

    “謝謝隊長。”克萊恩誠懇接過。

    他緩步退后,再次轉身。

    “等等。”

    鄧恩又又一次喊道。

    ……隊長,您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怎么有未來先衰的前兆了?克萊恩擠出笑容,回頭問道:

    “還有什么事?”

    “我剛才忘記了,你沒練過射擊,拿著‘獵魔子彈’也沒什么用,這樣,你每天再領三十正常子彈,趁外出的機會,去街頭,也就是佐特蘭街3號的地下靶場練習,那里大部分屬于警察部門,但有一塊場地專屬于我們值夜者,啊,對了,你還需要從老尼爾那里領一個徽章,要不然你進不了靶場。”鄧恩拍了下額頭,從克萊恩手里拿回“條子”,刷刷添上了其他內容,并補了個章。

    “好的槍手都是用子彈喂出來的,你不要輕視。”鄧恩將改好的“紙條”又遞給了克萊恩。

    “我明白。”畏懼著危險的克萊恩恨不得今天就去。

    他往外走了兩步,忽然謹慎地半轉身體,斟酌著開口:

    “隊長,沒別的事情了吧?”

    “沒有了。”鄧恩肯定點頭。

    克萊恩松了一口氣,一直走到了門外,其間恨不得再次轉身,問一句“真沒有了嗎?”

    他忍住這個沖動,終于“順利”離開了“值守室”。

    “隊長一直是這樣,經常忘記事情。”羅珊走在旁邊,小聲詆毀道,“我奶奶都比他記性好,當然,他只會忘記小事,嗯,小事,克萊恩,以后我叫你克萊恩吧,奧利安娜太太是個和藹的人,很好相處,她父親是位鐘表匠人,手藝很好……”

    聽著棕女孩絮絮叨叨的閑扯,克萊恩踏足樓梯,回到上層,在右手邊最靠外的辦公室里見到了奧利安娜太太。

    這是位穿荷葉邊長裙的黑女士,她看起來三十多歲,留著時髦的卷,一雙碧綠的瞳孔清澈含笑,秀氣而文雅。

    奧利安娜聽羅珊轉述了鄧恩.史密斯的安排后,拿出便簽,寫了個預支單:

    “你簽下字。有印章嗎?沒有就按個手印。”

    “好的。”克萊恩熟稔地完成了手續。

    奧利安娜拿出銅制鑰匙,打開了房內的保險柜,邊點數著金鎊,邊微笑說道:

    “你真幸運,今天有足夠的現金,對了,克萊恩,你是因為牽涉邪異事件,本身又有特長,才被隊長邀請的?”

    “是的,女士你的直覺很準。”克萊恩沒吝嗇贊美。

    奧利安娜取出四張淺灰為底,深黑做紋的鈔票,重新鎖上了保險柜,一邊轉身,一邊笑道:

    “因為我也是這樣的。”

    “是嗎?”克萊恩適當表示了詫異。

    “你知道十六年前轟動了整個廷根市的那個連環殺手嗎?”奧利安娜將四張金鎊遞給了克萊恩。

    “……記得!就是連殺了五位少女,有的取心臟,有的拿走胃部的那個‘血腥屠夫’?小時候,我母親經常拿這件事情嚇唬我妹妹。”克萊恩略一思索道。

    他接過鈔票,現是兩張5鎊和兩張1鎊的,都灰底黑紋,四角有復雜圖案和特殊水印仿偽。

    前者略大,中央是魯恩王國第五位國王,喬治三世的直系先祖,亨利.奧古斯都一世,他帶著白色套,臉龐圓潤,眼睛狹長,表情異常嚴肅,可在克萊恩眼里,卻有著說不出的親近。

    這可是5鎊的鈔票!

    等于班森近四周的薪水!

    1鎊紙幣的中央是喬治三世的父親,前任國王威廉.奧古斯都六世,這位“強勢者”有著濃密的胡須和堅毅的眼神,他在位期間,魯恩王國擺脫了陳舊的束縛,再一次走到了諸國的頂端。

    這都是“好國王”……克萊恩隱約聞到了那讓人心曠神怡的鈔票油墨味。

    “對,如果不是值夜者們及時趕到,我就是第六位受害者了。”奧利安娜太太的語氣里還藏著一絲后怕,即使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幾年。

    “聽起來那個連環殺手,不,屠夫,是個非凡者?”克萊恩小心翼翼折好紙幣,放入正裝內側的口袋,然后在附近連續摸了幾下,以做確認。

    “是的。”奧利安娜太太沉重點頭,“他之前殺的人還有很多,那次之所以被抓到,是因為他在準備一個惡魔儀式。”

    “難怪要不同的內臟器官……抱歉,女士,讓你回憶起不好的事情了。”克萊恩誠懇說道。

    奧利安娜輕笑道:“我早就不怕了……那時候我在商業學校讀會計,再之后,就來這里了,好了,不耽擱你了,你還得去找老尼爾。”

    “再見,女士。”克萊恩脫帽行禮,退出了辦公室,臨下樓梯前,又忍不住摸了摸內側口袋,確認那12鎊鈔票還在。

    他于十字路口拐彎,向右側前行,沒多久就看到了一扇半掩的鐵門。

    咚,咚,咚。

    敲門聲中,內里有蒼老的聲音道:

    “進來吧。”

    克萊恩推開鐵門,現這是一個狹窄的房間,只能擺放下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

    在房間那面,還有扇緊緊鎖著的鐵門,而桌子背后,一位頭花白身穿古典黑袍的老者正就著煤氣燈的光芒閱讀幾張泛黃的書頁。

    他抬起頭,看向門口道:

    “你就是克萊恩.莫雷蒂?剛才小羅珊過來說你很有禮貌。”

    “羅珊小姐真是位友善的人,下午好,尼爾先生。”克萊恩脫帽致意。

    “坐吧。”尼爾指了指桌上花紋繁復的鑲銀錫罐,“要來杯手磨咖啡嗎?”

    他眼角和嘴邊的皺紋很深,一雙暗紅的眸子略顯渾濁。

    “您好像都沒有喝?”克萊恩敏銳注意到尼爾的陶瓷杯子里是清水。

    “哈哈,這是我的習慣,下午3點之后不喝咖啡。”尼爾笑著解釋了一句。

    “為什么?”克萊恩隨口問道。

    尼爾含笑看向克萊恩的雙眼道:

    “我怕晚上睡眠不好,那樣會聽見一些莫名存在低語的。”

    ……克萊恩一下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了,轉而問道:

    “尼爾先生,我該閱讀哪些文獻和典籍?”

    他邊說邊將鄧恩.史密斯寫的“條子”拿了出來。

    “和歷史有關的,復雜的,零碎的,老實說,我一直在嘗試學習,但只能掌握初步的,其他太麻煩了,什么當時人們的日記,流行的書籍,墓志銘,等等,等等。”尼爾抱怨道,“比如我手頭的這些,就需要更加詳細的歷史記載來推斷具體內容。”

    “為什么?”克萊恩聽得有點迷糊。

    尼爾指著面前的幾張泛黃書頁道:

    “這是羅塞爾.古斯塔夫死前遺失的日記,他為了保密,都是用自己明的奇怪符號來記錄。”

    羅塞爾大帝?穿越者前輩?克萊恩愣了愣,旋即專注傾聽。

    “因為很多人相信他并未真正死去,而是成為了隱秘的神靈,所以一直有崇拜他的邪教徒舉行各種儀式,試圖獲得力量,我們偶爾就會遇到這類事情,獲得幾張原本或者抄寫本的筆記。”尼爾搖頭說道,“到今天,還沒有誰能解讀出那些特殊符號的真正象征,所以‘圣堂’允許我們保留副本研究,希望能有意外的驚喜。”

    說到這里,尼爾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已經解讀出了其中幾個符號,確認那是數字的表達,看看,我現了什么,這其實是一本日記!嗯,我希望用當時不同日期的歷史事件,尤其皇帝身邊的事件,與日記對應那天的記載做比較,從而解讀出更多的符號。”

    “天才的思路,對吧?”這位頭花白皺紋深深的老先生目光亮地看向克萊恩。

    克萊恩贊同點頭:

    “是的。”

    “哈哈,你也可以看看,明天就得開始幫我做這方面的工作了。”尼爾老先生將那幾張泛黃的書頁推給了克萊恩。

    克萊恩將它們轉正,只是瞄了一眼,整個人就呆在了那里!

    雖然那些“符號”被臨摹描繪得很丑,有些微變形,但自己絕對不會認錯……

    因為這是自己最熟悉的文字:

    中文!

    tm還是簡體字!

    ps:求推薦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詭秘之主》之 第二十章 健忘的鄧恩(第三更求推薦票)是作者愛潛水的烏賊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詭秘之主》之 第二十章 健忘的鄧恩(第三更求推薦票)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詭秘之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愛潛水的烏賊寫的《詭秘之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詭秘之主》之 第二十章 健忘的鄧恩(第三更求推薦票)是作者愛潛水的烏賊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詭秘之主》之 第二十章 健忘的鄧恩(第三更求推薦票)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詭秘之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愛潛水的烏賊寫的《詭秘之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詭秘之主最新章節- 詭秘之主全文閱讀- 詭秘之主txt下載- 詭秘之主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二十章 健忘的鄧恩(第三更求推薦票)】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詭秘之主】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詭秘之主》書迷評論

  • 天涯何處不校草最新章節

        我叫印連昔,身高一米六,家住彼岸市。如今我寄人籬下,在遙遠的A省就讀名延高中部。此時此刻,我要為自己討回公道。拿著喇叭我抬起了手,站在男生寢室樓下,大聲怒吼:“許言晨,我又不是非你不嫁,你也不是非我不娶!要分手就分手,要和好就和好。像個男人一樣站出來,別躲在寢室做縮頭烏龜。”隨后……一盆冷水潑了下來,將我全身打濕。從樓上喇叭中傳來同樣大聲的怒吼:“老子在給你準備生日禮物,你吵什么吵?要我教你怎么冷靜?回你寢室睡覺去!”

  • 盛寵皇妻最新章節

        重活一世,六皇子唯一的心愿就是早點認識莫煙染,娶她,寵她、愛她一輩子。rn孰不知,煙染這輩子每日都會焚香禱告:絕對不要看見六皇子,絕對不要看見六皇子,絕對不要看見六皇子!

  • 嬌寵控靈小王妃最新章節

        不就是隨便玩了一下玻璃球,怎么就被帶到九玄大陸這個玄幻世界?玄幻修真?艾瑪!這個她熟。不就是廢材逆襲嗎?可為何別人都穿到廢材身上,她卻偏偏穿到了一個天才身上?這還能不能讓人愉快地逆襲了?竟然家世還好的不得了,連個庶出美艷的姐妹都沒有。那還誰來和她搶未婚夫,好收了那個冰山王爺?還有還有,既然老天讓她來了這里,那個什么……高級功法、仙丹、仙器、神獸神馬的,我的,我的,都是我的!至于結果嗎……rn

  • 秋蟬集最新章節

        我給的是一些感覺
        一些意象
        一些畫面
        真實又超現實的
        詩,理應如此

  • 方-寸(短文&詩)最新章節

        這里其實都算是自己平時的感觸吧
        沒有想太多 也沒有寫太多
        比較像日記
        輕松點吧
        順帶一提...我終於有網路了...耶!自己恭喜自己~
        (@#%^&什麼阿??)

  • 高冷男神不好攻最新章節

        一次送貨風波,讓她結識了高冷校草,她本不愿與他有何瓜葛,無奈老天頻頻讓他們相遇……

  • 宮闈亂:二嫁一世榮華最新章節

        一生下來就是傾國傾城的長公主,美貌,地位全掌握在手心,為何偏偏愛上了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重生再次嫁給這個讓她一見傾心的豐神俊秀的男人!她決定不理睬他,誰知道他卻舔著臉接近自己!“喂別靠本公主這么近!”“娘子,我想和你近的只有負距離”男人摟著榮華的纖細的腰肢,壞笑的看著懷中的美人月亮爬上宮墻頭,不知夜色中誰羞紅了臉

  • 負盡天下不負卿最新章節

        一千多年前,修羅族被天地人三界聯手滅族。一千年后,修羅族顏離重現世間,屠戮三界。天地人三界多次派兵追殺,都讓顏離僥幸逃脫。最終,天皇派出天族太子華裳前往追殺。華裳對顏離早已經一往情深,后將顏離封印法術種下情蠱帶回天庭。終因霓賞,顏離被墮入冥道,被投入忘川河中化成一尾錦鯉。華裳為尋顏離,闖入冥界,強占冥界成為冥皇,世世等待顏離。他常站在忘川河上,奈何橋前問那條錦鯉:你說,她還會不會來?

  • 大唐伶音錄最新章節

        看在現代無法實現音樂夢想的她,在古代如何運用自己的音樂天賦翻云覆雨。作一曲《海客》,道盡數萬游子的孤苦心。彈一曲《曾有緣》,釣到個國民夫婿。唱一首《香四起》,將音樂夢園在了三音國。只是圓夢途中少不了比常人更多的喜怒哀樂。

  • 偏執總裁,休想復婚最新章節

        楚小離覺得她簡直遇到了一個神經病,她根本不認識他,這個男人卻口口聲聲的說她欠了他。梟沉覺得他簡直栽在了一個小護士手上,他愛她恨她,可這個女人竟然敢裝作不認識他。什么?!這個女人竟然還要逃跑?梟大總裁氣的麻溜把她抓了回來,關起家門狠狠教訓:你生是我人,死是我的鬼!別想逃!

  • 降妖小農民最新章節

        身懷玄功鄭小康,走進都市闖天下;丹藥符咒,煉器布陣,無所不通;降妖,除魔,捉鬼,無所不能。

  • 我真的是個有錢人最新章節

        一覺醒來,名下多了一筆存款,和一套價值近千萬的大房子。    上班是不可能上班的,只能養養貓,泡泡茶,過一個廢人的日子。    群號:281634095。

  • 不朽長生最新章節

        天道沉淪,不朽仙尊隕落,然神魂不滅,蘇醒于大炎鎮石長生之身,仙尊歸來,看他如何凌駕四方天才,爭奪天機,重回巔峰,實現不朽長生!

  • 王爺你作弊最新章節

        安成落是個如同咸魚的殘廢王爺?“不,你們在本王的眼里都是弟弟。”“安成落!都是第一次做人,憑什么你的人生能作弊!”

  • 真巧你也是書穿總裁最新章節

        沈霄最煩別人說她不像個總裁。  總裁還得有統一的人設啊?老子就是一個家里蹲+社恐患者,平時沒事兒上上網,治愈一下抑郁癥畫家。老子就是個非典型總裁,咋地吧!  楚云諫:你看,我是總裁,你也是總裁。我能書穿,你也能書穿,不如我們……  沈霄:你想說什么?(舉槍)  楚云諫:……我給你跪下唱征服,行嗎?

  • 畫仙最新章節

        生如紙,人如畫,征仙途,尋永生。
        華夏京都醫院外科主治醫生做手術時發生意外穿越到一個修真世界。
        前世的帶來的畫筆和這一世意外得到的黑色令牌讓秦武開始了自己的修仙之路。
        路漫漫其修遠兮,看秦武從練氣一層崛起,畫一個屬于自己的仙圖。

  • 誰的青春不遺憾最新章節

        從小乖巧懂事的張揚因為家里的一場變故而性情大變,看似傲慢無禮,目中無人,實則內心孤獨,自閉,直到遇到了她......

  • 重生浪潮之巔最新章節

        當這個時代到來的時候,銳不可當,萬物肆意生長,塵埃與曙光升騰,江河匯聚成川,無名山丘崛起為峰,天地一時,無比開闊。于是重回1990年的方辰,一頭扎進了時代的浪潮中。這一年歲月正好。        群號:705270966

    本章內容提要:
    ...    “好的。”克萊恩微微鞠躬,將不高的禮帽取下又重新戴在了頭上,心里則更多地想象著封印物“o—o8”的模樣。     看起來很普通的羽毛筆?     書寫不需要墨水?     那它真實的作用是什么?以至于要高度保密,被認為“非常危險”?     不會是寫誰誰死的因果筆吧?     不,那太逆天了,因斯.贊格威爾沒必要潛逃了啊……     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