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的大戰之后,是一連三天的休息。

    打到現在,受傷重傷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多,不只是不動峰的人,其他修士為了爭奪一個好名次,也是殺紅了眼。

    尤其是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外門弟子,或許是被范蘭舟的打法刺激到了,打起來之后,也開始不要命起來,最終必然出現兩傷之局。

    在這樣的局面下,天河道人也是不得不給了三天的休息時間。

    這一戰散去之后,令狐進酒二人,回歸不動峰。

    范蘭舟已經醒來,面色雖然依舊蒼白如死,面上也傷痕累累,但因為自己進到四強的緣故,精神尚算不錯。

    楊小慢和令狐進酒進屋之后,與范蘭舟和留守的方駿眉寒暄了幾句。

    范蘭舟只把二人的傷勢看了幾眼,就再不多廢話,吩咐二人回去療傷恢復了。

    “駿眉,你也去吧,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現在這副樣子。”

    范蘭舟又聲音異常沙啞的吩咐了方駿眉一句,但眉宇之間,并不見什么陰郁之色。

    此人看似溫文儒雅,但堅強起來的時候,比任何人都要令人欽佩,這或許又是那位龍錦衣灌注的傳承之一。

    方駿眉微怔之后,應是而去。

    出了門,也不知道自己該干點什么,索性再次取出大衍風云劍訣看了起來。

    ……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一天,依然是浮塵組的比賽,八進四,也就是說,無論后面的名次如何,就在今天,將決定不動峰能否保住山頭。

    最先開始的幾場比賽,已經不用再提。

    一個時辰之后,終于輪到令狐進酒先登場,他的對手,是白云峰最出類拔萃的后起之秀段清狂。

    段清狂此人,是個二十五六歲模樣的青年修士,身背古劍,生的高大俊美,身穿青袍,站在那里的樣子,仿佛是一塊精雕細琢過的美玉一樣。

    雖然被顧惜今狠狠操練過,但眉宇之間,依舊殘留著當年的清狂飛揚之相。尤其是兩條眉毛,細而長,又斜飛而起,有些歪的嘴角勾著壞笑的樣子,更是讓人生出牙癢癢到要揍他一頓的沖動。

    上到廣場中央之后,段清狂雙手枕在腦后,歪歪倒倒的站著,嘴里咀嚼著什么,一副吊兒郎當之相。

    “令狐師兄,坦白說,小弟十分佩服范師兄的決絕,也十分期望你們不動峰能保住峰頭,但為了那最終的賞賜,小弟今日,不得不把你的進階之路,攔截在這里了。”

    此人只有浮塵中期的境界,面對浮塵后期的令狐進酒,還敢如此的侃侃而談,自信滿滿,若非是狂妄自大,就必定是有驚人藝業。

    遠遠看著他這副樣子,天河道人和顧惜今,全都露出搖頭無語之色。

    倒是不少女修,看的美目大亮,露出癡迷之色,無論怎么說,一個長的英俊,實力又高強,又有來頭背景的男子,從來都會是極討女人喜歡的存在。

    令狐進酒聞言,凝著面孔,半句話也不說,取出了自己慣用的長劍,一把黃芒閃閃的中品法寶,名為——狂沙。

    看著令狐進酒的樣子,那一邊獨自一人的楊小慢,也不自覺的搖了搖頭,這不是常態下的令狐進酒。

    比起看起來吊兒郎當的段清狂,令狐進酒實際上從一開始,就從心態上落在了下風。

    修道之士,最講心境,心境亂了的令狐進酒,要如何贏?

    閑話不提,令狐進酒和段清狂,很快交戰在一起。

    ……

    人影乍合還分。

    劍影閃耀天地。

    令狐進酒施展的最拿手的醉龍劍訣,那上百把劍芒凝結而成的龍形存在,搖搖晃晃,似醉非醉,令人無跡可尋。

    而段清狂施展的,則是顧惜今代天河道人傳給他的一門名為——小周天方圓劍訣的神通。

    這門劍訣,守起來劍芒劃圓,滴水不漏。

    攻起來的時候,則是轉為劍芒劃方,一片片方正的劍芒,飛射而出,擊中那包裹戰場的巨大光幕之后,立刻發出轟隆的爆炸之聲,其中蘊藏的毀滅力量,絕非尋常。

    這門攻守合一,達到完美平衡的劍訣,就是顧惜今重新推演過的產物,連天河道人試過之后都贊不絕口,認為將原來的劍訣推演到了新高度,而桃源劍派里,除了顧惜今之外,只有段清狂得傳。

    轟!

    轟!

    二人展開大戰之后,沒一會的功夫,令狐進酒就落在下風,那醉龍被打碎了極多,看起來支離破碎。

    “令狐師兄,你這個出了名的留一手,該掏底牌了!”

    段清狂殺的哈哈大笑起來,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要按著此人說的走一般,令狐進酒聽的目中升起寒芒,執拗性子上來,竟硬是什么也不改變,繼續施展醉龍劍訣,尋找機會。

    砰砰砰——

    又是一陣亂戰。

    “既然不肯掏,那我就逼你掏出來!”

    段清狂邪笑著道了一聲,又道:“宗門里的小周天方圓劍訣,最高境界是七方七圓之境,但我學的這門,卻達到了十一方十一圓之境,看你能撐到哪一步!”

    話音未落,段清狂劍芒轉動。

    方正的飛芒再射,這一次,已經之前有了不同,不是一個兩,而是八個,尺寸從大到小,套在一起,仿佛一張怪網一樣飛去,籠罩而來。

    令狐進酒此刻,已經騎在了那醉龍身上,見狀之后,隔空催動劍芒射來,在碰撞的那一剎那,八個套住方正飛芒,陡然一分,仿佛八只輕盈的鳥兒一樣,輕巧避過,繞著圈子,朝醉龍襲來。

    令狐進酒目光精芒大作,手中長劍舞動的飛了起來,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

    砰砰——火星爆閃而起。

    “好,再接我的九方之境。”

    段清狂看的大贊了一聲,下一刻,就是九方齊出。

    令狐進酒依然接下。

    九方之后,又是十方。

    轟!

    終于再一聲炸響之聲,那劍芒之龍,被炸成了粉碎,令狐進酒倒飛而去,口中鮮血噴出。

    段清狂沒有手軟,電射而來,沒有祭劍,而是一記火紅色的手掌拍了出來,手掌見風即長,剎那的功夫,就漲大到了幾十丈方圓,那撲天蓋地的氣勢和炎炎火力,刮起了一股呼嘯的熱風。

    令狐進酒到了此刻,終于摸向自己的儲物袋子。

    閃電一拂,先是一蓬碧綠色的飛針樣的法寶,飛射而出,似有上百之多,連接成了一團碧綠色的霧氣,那碧綠的顏色,似有劇毒一般,看的人不寒而栗。

    段清狂見狀,撤了火云手掌,長劍劃圓,九個一環套一環樣的光暈,生成在自己身外。

    砰砰——

    一片火星,四濺而去。

    那碧綠針芒雖多,卻被段清狂守的滴水不漏,沒有半根打在自己身上。

    飛針去而復來,但依舊攻不破。

    而此人雖然做了一連竄的動作,速度卻沒有減慢多少,繼續殺向令狐進酒。

    可惜終究是延緩了一些時間,令狐進酒忍著疼痛,閃向了旁邊,這個號稱留一手的家伙,知道醉龍劍訣拿對方沒用,終于開始掏起了一樣底牌。

    碧綠飛針之后,是幾十只巴掌大小,黃蜂樣的巨大昆蟲,散發著類似妖獸的氣息,嗡嗡而出。

    噫——

    看到那些古怪黃蜂,包括楊小慢在內的大片女修,全都露出惡心嫌惡之色,令狐進酒本就是個糙男,如今在眾女中的形象,再次落了一大截。

    那古怪黃蜂之后,令狐進酒還有動作,又是一樣古銅小鐘樣的中品法寶,被他掏了出來。

    哐哐——

    令狐進酒指尖彈動,那古銅小鐘頓時發出渾厚的鐘鳴之聲,有實質般的一圈圈的灰色音波,朝著段清狂襲了過來。

    同時施展出了這么多的手段,不禁令人震驚于令狐進酒雄渾的元神之力,也不知道是真的有那么強,還是要孤注一擲,在最短的時間里,決出勝負。

    段清狂也是個膽大包天的小輩,不光沒有驚慌,反而看的眼中大亮,哈哈大笑道:“有趣,你們這些不動峰的家伙,我早就想斗一斗了,令狐師兄還有什么手段,盡管掏出來。”

    一邊說著,一邊也是手段齊出。

    看不見有任何動靜,先是身上黃芒閃爍,浮現出了一層黃色光膜樣的東西,生成在肌膚表面。

    隨后長劍飛出,與那些飛陣纏斗的同時,腰間一拂,取出了一件黃布口袋樣的東西,竟然也散發著中品法寶的氣息。

    此人有著天河道人這個血脈祖先,又有顧惜今這個大師兄,手段法寶多,絕不用有任何的驚訝。

    “收!”

    輕叱了一聲之后,段清狂打開那黃色口袋,頓時有一股黃色的狂風,從袋中卷出,吸向了那些古怪黃蜂。

    那古怪黃蜂,連手段都沒有施展出來,就被狂風掃落葉一樣的吸進了黃色口袋里。

    吸完古怪黃蜂,段清狂又吸向那些碧綠針芒。

    但有些痛苦低沉的慘叫之聲,開始從他的口中傳來,令狐進酒的那件小鐘樣的法寶,釋放出的音波,開始對他展開了沖擊,即便對方身上,有著那層黃色光膜的保護,也無法抵抗住。

    這小鐘法寶的音波攻擊強而古怪,段清狂的肉身,竟出現了開裂流血的跡象,仿佛被千刀萬剮一樣,但衣服卻絲毫無損。

    很快,此人的七竅里,就開始流出血來,身上也漸漸被血染紅。

    不過段清狂也是硬氣,竟硬忍著先把那碧綠飛針給收了,收了那碧綠飛針后,招來自己的長劍,再一次殺向了令狐進酒。

    對于那小鐘法寶,他想不出任何的解決辦法,那就只有一個方法,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令狐進酒。

    令狐進酒自然是躲閃。

    段清狂施展出了最終的十一方來,漫天的方形劍芒亂飛,令狐進酒本就受了些傷,又要操控那小鐘法寶,沒一會的功夫,就被割的遍體鱗傷,樣子之慘,比起段清狂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令狐師兄,還有什么手段,掏出來啊!”

    段清狂邊追邊咆哮道。

    此人心志,肯定是一等一的,面孔已經痛到扭曲,但眼睛里卻全是興奮而又狂熱的戰意。

    若是去過淳于謙的那六關,表現只怕不會比方駿眉差的太多。

    令狐進酒聽的面色陰沉,目光閃爍著。

    他還有沒有其他手段?

    有!

    但有些真的不是他想掏就掏的了,聞言之后,此人短時間里,沒有其他動靜,但范蘭舟那斷了一臂的殘破身軀,卻是開始浮現在他的腦海中,掙扎與矛盾之色,開始在眼中交替。

    嗤啦!

    嗤啦!

    又是中招,又是鮮血飛濺。

    這場戰斗,到了此刻,仿佛變成了一場意志之戰一樣,看誰先支撐不住倒下去。

    ……

    又十幾息之后,感覺到段清狂越來越瘋狂,而自己的情況,越來越不妙,令狐進酒終于再有動作。

    呼!

    腰間一摸,又是兩團烏黑的光芒飛射而出,令狐進酒一把抓住之后,朝前砸出。

    嗡——

    兩刻珠子劇烈嗡鳴起來,聲音刺耳,其中又伴隨著凄厲的慘叫之聲,仿佛那兩顆珠子里,封存著兩頭妖魔的靈魂一般。

    聽到這個聲音,不少境界低微的小輩,很快感覺到頭顱劇痛,有種魔耳灌體,要將自己的頭顱撕開來的痛苦,不少抱頭慘叫起來。

    “囚魔珠!”

    見到這兩顆珠子,最高處的一干老輩中有人驚呼出聲,反應快的,連忙釋放出隔音光幕,加持在那二人戰場的光幕之外。

    “天河兄,我記得囚魔珠這種東西,因為太過狠毒的緣故,我們幾派,早就已經不再煉制了吧?”

    那仙禽宮的銀魚仙子,幽幽問道。

    天河道人點了點頭道:“雖然不再煉制,但以前的總會剩下一些的,坊市里或許也有,若他是拿魔道修士的元神來煉制,我亦不好太苛責于他。”

    “使用此寶來對付魔道修士的我輩中人,若非是性子偏激,便是與魔修有深仇大恨,我瞧此子,也是豪邁之人,難道與魔修有大仇恨?”

    天河道人沒有再言語,目光深邃的盯著令狐進酒,眉頭皺起,心中唏噓。

    “蹉跎師弟門下的這些小輩,怎么一個比一個讓人頭疼?”

    ……

    囚魔珠,本身只是煉器師傅煉制出來一種空空蕩蕩的古怪珠子,但若是將生擒的對手的元神放進去,再經煉制,便是一件陰邪法寶。

    放進去的對手的元神越強,這件囚魔珠的威力也越大。

    因為實在有些殘忍和陰損的緣故,已經沒有正道修士煉制和使用,沒想到看起來豪邁異常的令狐進酒,竟然手里就有。

    戰場之中,鬼嘯之聲嗡鳴。

    即便段清狂天份才情極佳,在遭受囚魔珠中的鬼嘯之聲攻擊之后,也感覺到耳膜似破,那尚未練的怎樣的腦海中的元神上,傳來刀剮般的痛苦。

    若說之前那小鐘法寶的音波,是攻擊的肉身,那么現在,這囚魔珠的音波,攻擊的就是元神了。

    “啊——”

    野獸一般痛苦的咆哮之聲,從段清狂的口中傳出,這位瀟灑俊朗的修士,此刻也猙獰起來。

    肉身元神,一起遭受攻擊。

    令狐進酒此人,果然是藏著不得了的手段。

    而不少認得囚魔珠此物的同輩,看向令狐進酒的目光里,全都露出了深邃復雜的神色,這個平素大咧咧的好酒家伙,或許心中藏著極其狠辣偏激的那一面,還是莫要被這樣一個家伙盯上為妙。

    楊小慢同樣深深凝視著令狐進酒。

    范蘭舟和方駿眉均沒有來,若是來了,不知會作何感想。

    ……

    砰砰砰——

    轟隆之聲炸響,到了這里,局面已經亂了起來。

    無論是那小鐘法寶,還是囚魔珠,段清狂都沒有法寶克制,若要勝利,必須在自己倒下之前,將令狐進酒打暈,或是打到認輸。

    而令狐進酒面對的,則是同樣的局面,在對方倒下之后倒下。

    這一戰,到了這里,完全變成了看誰更能撐!

    颼颼——

    天空之中,方形的劍芒飛嘯。

    段清狂發了瘋一樣的施展著小周天方圓劍訣,令狐進酒同樣發了瘋一般的催動著法寶。

    二人身上,傷勢越來越重,血越流越多,聲影也漸漸被飛揚的塵沙掩埋。

    ……

    又是小半盞茶時間過去,鐘聲和鬼嘯之聲,陡然停止!

    眾修目光一閃,看向那戰場之后。

    飛揚的塵沙散去。

    只見令狐進酒,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已經沒有一點動靜。而段清狂則是站立在他的身邊,同樣混身是血。

    “是我贏了,哈哈哈——”

    狂笑之聲,從段清狂的口中傳出,此子高舉著雙劍,看向顧惜今的方向,目光里戰意猶未息,仿佛若令狐進酒不倒,他還能再戰三天三夜一樣。

    歡呼之聲,從白云峰的方向傳來。

    顧惜今點頭。

    寧九疑那一邊的修士,自然是長長輸了一口氣,總算把一個不動峰家伙,阻擋在四強之外了。

    而接下來,就看楊小慢了!

    不動峰那一邊,楊小慢掠到戰場中央,先為令狐進酒查看傷勢,見他只是皮肉傷和靈識之力消耗到極限后的暈厥,松了一口氣。

    一邊療傷,一邊看了一眼旁邊的段清狂。

    “段師弟,我在頭名爭奪戰里——等著你!”

    楊小慢鋒芒要露!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劍中仙》之 第八十二章是我贏了!是作者高慕遙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劍中仙》之 第八十二章是我贏了!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劍中仙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高慕遙寫的《劍中仙》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劍中仙》之 第八十二章是我贏了!是作者高慕遙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劍中仙》之 第八十二章是我贏了!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劍中仙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高慕遙寫的《劍中仙》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劍中仙最新章節- 劍中仙全文閱讀- 劍中仙txt下載- 劍中仙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八十二章是我贏了!】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劍中仙】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劍中仙》書迷評論

  • 無敵血脈最新章節

        無垠宇宙,血脈為尊!出生決定一切,超品血脈者,生有神通,移山填海,捉星拿月,十品廢脈者,壽不過百,前途灰暗,螻蟻一生!少年楊帆,七星宗一普通雜役,注定碌碌一生,怎知偶有奇遇,得至寶吞噬,吞無盡血脈,成無上圣脈,無敵天下,誰人不服?

  • 鳳謀最新章節

        生死奪命,誰于其后運籌帷幄?亂世英杰,深顰淺笑誰知真偽?當年月下,是誰血刃封喉?如今謀定,看小女子鳳臨天下!

  • 戀愛的人~~最新章節

        大家安安ㄦ~~~~
        因為第一次寫小說,
        所以請大家多多給我一些意見~~~~
        謝謝棉~~~

  • 札記雜記最新章節

        如題,純粹好玩!
        內容五顏六色~~~~~!

  • 萬馬奔騰最新章節

        身未死,名已變。    一個曾經想要刀劈生父的牲口、一個被指曾經想要霸占父妾的桀驁不馴的牲口,以重生之名,成就父輩未竟的英名,成為帝國天可汗最珍愛的傳說。    萬馬奔騰。js330

  • 名門旺妻軍少的掌中寶最新章節

        蔣子渠,人如其名,做任何事都是水到渠成,作為司令和特戰隊隊長的他,經歷過最多的事就是和死神擦肩而過,還好,這一次沒逃過的是愛神;李錦魚,神秘的女作家,對文學有著非凡的天賦,憑著在網上積累的幾十萬粉絲,成為人氣居高不下的暢銷女王。兩人最初的相遇,她失了平日的冷靜,相識后,陪他周璇于各種場合,最后,成為親密愛人。愛情中夾雜著陰謀,甜蜜里處處是危險的訊號,生死一線之間,誰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余生相伴。

  • 嬌妻當道:挖個夫君有點冷最新章節

        誰能想到地底下還能挖出個帥哥來?又冷又酷,但似乎對女人不感興趣,真是暴殄天物!可隨之而來的各種危險也讓慕心妍苦不堪言,所以這位武功又高,人又帥的大帥哥羽恒順理成章當起了護花使者。但接下來的發現讓她傻了眼:遭遇的這些危險跟羽恒丟失的《長生訣》有關,這也牽涉著被他遺忘的秘密。可事情并沒這么簡單,居然還涉及自己的前世今生以及千年前和仇人的恩怨。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局?敬請往下看。

  • 武道悲歌最新章節

        蒼茫大陸,人族興起引起無盡戰火,萬族圍攻欲滅人族!一代大帝殞身化禁,自封人族大地,放逐無垠魂海保人族之火不滅!少年癡傻宗門遭滅,少年靈魂覺醒,重走上古武道之路!蓋壓年輕一代,獨領群騷!重現宗門榮光,打破大陸禁忌之路,殺入諸天神域,血戰蒼茫!“吾以吾血為證,今日起人族為王!”

  • 廢后重生:相女謀略最新章節

        一朝風華傾國夢易碎,雨夜之中,她被無情帝王殘忍殺害。懷著滔天恨意,蘇眠月重生成為丞相弱女。迷霧初開,原來白衣公子一直在身邊守候。復仇之路還未開啟,宅斗,謀害,江湖恩怨一朝而起。唯有她二人并肩而立,笑看風云。山河寬廣,帝王無端。一個是溫柔睿智的麒麟才子。一個是重獲新生的驍勇戰將。到底是久伴不棄的溫柔,還是亙古情深的愛戀,蘇眠月到底會怎么選擇?而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她能否一一奉還?

  • 重生之王妃狠絕色最新章節

        前世,她為那個男人掏心掏肺,不惜搭上整個家族。最終被拋棄、賜死!今世,她面對兩個王爺,一個前朝公子,再次陷入漩渦,無法自拔……對他,有前世的恨,今世的淡然……對他,有前世的愧疚,今世的依賴……對他,前世并沒有他,今世他卻守護在她身邊……

  • 我做花和尚的那幾年最新章節

        不通符篆,不會道法!左手拎三清,右手攥佛祖,金光護身前,哥們就是捉鬼界的MT,神擋殺神,佛擋……算了,做為一名在職的佛門弟子,殺佛什么的還是等我還俗以后再說吧。

  • 龍脈領主最新章節

        帶著游戲系統穿越異界,成為龍脈領主!

  • 良宵誰與共最新章節

        寡婦娘親改嫁到蕭家,到了徐靈蕓挑夫婿的年紀,卻發現自己早就被蕭家長子盯上了……

  • 妖精聊天群最新章節

        原本在實習的陳軒,加進一個微信群后,發現里面竟然是個美女妖精群。穿著制服的萬圣公主、超短裙套著古裝的蜘蛛精、想要最新款的衣服,沒問題,拿金子銀子來換;想要面膜,OK,三顆金丹不講價;什么你要陪我一晚上,要換白菜?這……

  • 婚約出柜最新章節

        林小艾覺得,自己的目的只有一個,花他的錢。但是在撒殫看來,林小艾的目的確實只有一個,要他的命……懷了孩子鬧著不是他的,不生!生了孩子鬧著離家出走,找野男人。最后,撒殫才知道,鬧這么多出,不過是為了揪著他的心頭肉。林小艾到老才知道,原來自己才是撒殫的那塊心頭肉。

  • 嗜寵鬼醫狂妃最新章節

        這一世,她要做這天下的主宰,權傾一世;這一世,她要將所有欺她辱她之人,盡皆生死不如。偷鬼符,打開兩界之門,引得鬼魅盡出;魂返當年,她誓必要一血前恥,了斷恩怨。待她權傾朝野,他卻說:“朝野是你的,但你是我的。”

  • 尋夢會龍莊最新章節

        酷似紫禁城建筑的會龍莊,為何人所建?何年代所建?是吳三桂的皇莊?建文帝的行宮?還是和坤的府邸?這都是中國建筑歷史界待解之玄機,而關于會龍莊里是否真的有遺留的寶藏,莊邊那些大大小小的盜洞是否均指向會龍莊里的財寶謎團?這里有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謎等著我們去解開……

  • 諸天歸一最新章節

        完成遺愿:修煉天賦基礎倍數+1,獲得過目不忘完成遺愿:修煉天賦基礎倍數+1,獲得天生神力完成遺愿:修煉天賦基礎倍數+1,獲得元素之心完成遺愿:修煉天賦基礎倍數+1,獲得機械掌控擊殺自己 :  修煉天賦基礎倍數+1,獲得太陰圣體......完成平行世界自己的遺愿或者強行擊殺平行世界的自己,能使自身的天賦無限疊加。當所有世界的我合為一體,我就是全知全能的至高唯一!——————公布一個讀者群771649881

    本章內容提要:
    ...    這一天的大戰之后,是一連三天的休息。     打到現在,受傷重傷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多,不只是不動峰的人,其他修士為了爭奪一個好名次,也是殺紅了眼。     尤其是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外門弟子,或許是被范蘭舟的打法刺激到了,打起來之后,也開始不要命起來,最終必然出現兩傷之局。     在這樣的局面下,天河道人也是不得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